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安宁慈云寺三绝
来源: 作者:张宇光 发布时间: 2018年02月23日 10:00:57 文章点击数:

去慈云寺本不在日程之内。去年年底的一个上午,在安宁市政协翻资料,见文物志上有一小张慈云寺的照片,就是三个花生米大的佛像,看上去却很别致。中午没事,安宁市政协文史委主任旃燕女士说,那不如吃了饭就去慈云寺。

到县街镇找到了熟悉情况的张伟老师,便前往云龙山上的寺院。在镇政府复印的一页资料很可怜,只有短短几行。张老师说不怕,资料都在他嘴巴里,一路上慢慢地讲给我听。年过五旬的张老师上世纪80年代参加过高考,因体检不合格与大学失之交臂,但他一辈子最喜欢的事情,是看书、求知。

云龙山不高,过去长满了原始森林,到处是几百年的古木。民国年间,这里被划定为公山,不许私自盗伐,民国安宁县政府的“永垂不朽”令碑,至今仍矗立在寺中。

云龙山森林的毁灭,始于1958年。当时山下的几个村子成立人民公社,建大食堂,吃大锅饭,食堂的人图省事,便就近在山上砍柴,从山脚开始,剃头一样往上砍。1961年大食堂解散后,村民们又接着在山上砍柴。几年后修成昆铁路,施工单位又把古木砍去做枕木。那个年代由于历史的局限性,人们对大自然更多地是攫取,不会爱惜,不加保护。

1967年—1970年间,从外地来了好多户逃荒的苗族百姓。他们找了当时的县委书记、军代表马海文,请他给个住处,马书记便让他们住进了废弃的慈云寺。这些苗族百姓便在云龙山毁林开荒、刀耕火种。但没想到的是,他们的入住,倒保护了慈云寺的宝物。苗族百姓在大殿里养牲口,用神像拴牛,羊粪没过了小腿,“破四旧”的红卫兵见状才没有进去。

难怪我在文物志上一见到寺中神像的轮廓,就觉得很不一般,原来它们竟是原物。慈云寺始建于康熙五年(1666),寺中佛、道神像应塑于雍正、乾隆年间。即便咸丰七年(1751)曾毁于兵灾,神像最晚也是同治九年(1870)重建时塑的,比筇竹寺的五百罗汉像要早四五十年。昆明地区所有寺院的古神像,除筇竹寺外,文革期间多被毁,慈云寺是个罕见的例外。

古代神像与现在重塑的完全不同,从中能看到传统的演化,以及文化的品位和积淀。在云南,佛、道同寺,甚至是儒、释、道三教同寺,都很常见,但正规大寺里的佛、道神像同寺且同殿,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慈云寺大雄宝殿中的三组神像,两组为道教,一组为佛教,这种佛、道神像同殿的现象前所未有,可算是该寺的一绝吧。

慈云寺的第二绝,是张伟老师发现的。在大雄宝殿檐下的木板上,有一排连环古画,近20幅之多,除三四幅被“大雄宝殿”牌匾遮掩无法看到之外,其余的还算清晰。该寺曾请专业的古建队修缮过,在厚厚的烟灰下将这些古画清洗了出来,上面所画却不是梅兰竹菊或者《三国演义》。

在古连环画上,我们看到了战争,看到了政治,看到了戏剧,看到了人情,看到了汉军、蒙古军和清军,看到了如连环画般演义着的云南古代历史。张老师说,历史就是如此,过去了就灰飞烟灭了,所以谁也不要说自己能够千秋万代,有多了不起。

进寺时,张老师就提醒我注意过慈云寺的另一绝,那确实是在云南乃至中国所有寺院里难以见到的:大雄宝殿的台阶两侧,有两根与之组合得天衣无缝的挂斗石望柱,柱顶还有两个石狮状的石犼。有明一代,只有相当级别的官员,才能在其墓地立挂斗石望柱。

原来,慈云寺的原址,是一块明代的墓地。曾经拥有这块墓地的人家姓杨,是个被民间称作“杨指挥”的武官家族。我们随寺里的香灯僧法霖师父,在后山找到了“明威将军”和“武德将军”的两座墓,还有一座“武威将军”的墓没看到。一个家族出了三个将军,很可能是世袭的。

清代杨家败落,靠卖山场度日,康熙年间把家族墓地的大门前后的地面,也卖给了慈云寺的第一代住持海宽法师。建寺时,海宽法师并未毁掉石望柱,而是把它们砌在了大殿的台阶两侧,成为了一道独一无二的景观。

慈云寺的最后一个谜,我现在还无法解开。每座有金刚把门的佛寺,照理一进门看到的,就是弥勒佛,可慈云寺却是盘龙老祖。盘龙老祖即元末高僧盘龙祖师,乃大理国开国皇帝段思平的后代。所以慈云寺说到底,也可以说是一座本主庙,且与晋城的盘龙寺有渊源关系,被称作姊妹寺。

要解开这个谜,还得到盘龙寺去走一走。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