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施甸发现悉昙梵文碑刻
来源: 作者:何大勇 发布时间: 2018年02月23日 10:00:27 文章点击数:

2017年10月,笔者有幸与施甸县文化局局长王开洪一起考察了位于甸阳镇大竹蓬村的施甸长官司署遗址。该司署始建于元代,原建筑毁于战火,现建筑为清代重建,分为上下两个建筑群。1987年10月,上下两院被施甸县政府定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5年被保山市列为第一批市级重点保护单位。下院的建筑为四合院两层建筑,有中庭。大门口挂有牌匾“施甸长官司”。

上院也是佛寺凤溪寺,与永昌郡老营街“凤溪长官司”有一定关系。始建于元代,几经战火损毁,清光绪五年(1879)重建。寺庙大门口壁画左为虎,右为龙,说明当地有崇拜龙虎的文化。大门口有柱联:“水绕山环结就巍巍福地昭千古,林幽竹茂培成小小洞天永万年。” 进入大门上石楼梯后,回头二楼上神龛中供奉着护法韦陀。正面中庭大雄宝殿中,有重塑的佛像,正中供奉着观音菩萨像,北为文殊菩萨,南为普贤菩萨。大殿外左边建筑有三楹联,初看这三联,就觉得这个寺庙不凡。“纵横万里福光长照;赵州谈经二王供养。”纵横万里意指本地契丹后裔来自遥远的北方,在这个温暖的福地安居乐业。二王指一南一北两土司(施甸长官司和凤溪长官司),由他们来供养这个寺庙,说明土司崇佛。他们去过赵州(今凤羽)谈经……

大殿旁边,放置着残损的两座碑,其中一为断碑,躺卧在地,上刻有梵文。此碑虽已为当地人所知但不解其意。另外一座残损碑,碑首被斜削了一半,是何图案已不可知了。文字难以辨认,曾有学者推测是否为契丹字,但比对契丹文字后发现不是,成了一个悬案。

历经漫漫岁月,两方碑石一直静静地留在这里,等待着有缘人将其唤醒。笔者在参拜寺庙过程中,王局长特地带我来看这两方碑。我觉得碑文初步判断应该是佛经,是否梵文还需专家来鉴定。为此,特地发微信照片给日本高野山大学攻读梵文佛教的赵新玲博士辨认,得以确认是悉昙梵文且为陀罗尼经。由此亦可印证柱联“谈经”当为悉昙梵文经文。只不过,对此碑文的一番辨认解读,也就暂时只能到此程度了。盖因悉昙梵文在中国,现已基本上没有人懂了。

从施甸返昆之后,笔者又特地发邮件与日本西藏文化研究会会长高山龙三先生联系。高山龙三先生又与高野山大学密教文化研究所所长奥山直司先生联系。我与奥山先生和他的学生赵新玲约定,请他们来翻译这个悉昙梵文,以推动滇西地方文化建设发展,进一步探究云南历史文化的隐秘深处。因为我确信,施甸县发现了这样的碑刻文字,理应成为文化瑰宝。甚至可以说,这也是云南省和中国的一份重要历史文化遗产。

残损碑呈立碑态,碑文为梵汉撰刻。碑首四字,可辩三字,应为陀罗尼神咒。碑文中段分为三格式,从右往左。右段为3列,1列6字,共计18字。中间有汉字为隔,左段为6列1列有7字,计42字。碑首四字,加上碑文正文60字,合计64字,实际只可以辨认63字。左边最外缘有日期大顺七年十二月,碑下有二个尼姑刻像。通过年号判读,碑文字迹有些模糊,当时难以辨认。随后经求教各方,初步判读为“大顺”。张献忠在1644年称帝,改元大顺建国号为大西,是为大西大顺元年。三年后张献忠亡后其义子孙可望率余部入云南,在1649年裁施甸长官司,设平彝州。这一段历史,《新建平夷州城碑记》中有记录。该碑原立在施甸东山(今名四大山)摩苍寺大殿右侧,现存县文管所。这里所说的摩苍寺,明万历十六年(1588)初建,后由无住僧人重建于1647年。现该寺庙尚有遗迹,但其寺庙的诸多物件均已散落各处。

摩苍寺的取名来源,一是摩苍寺有暗指大雁塔之意,可以认为与三藏法师玄奘有一定的关系,玄奘带回来的经文就是悉昙梵文。唐诗人岑参在诗文中把大雁塔描述为“七层摩苍穹”。大雁塔是玄奘(602—664)到印度求法归来后,建造以保存所取回的佛经及翻译佛典的地方。二是从分开字义来解释“摩”意指释迦摩尼。“苍”为一指苍穹天空,形容山高;二指深青色的蓝颜色,对梵语僧伽蓝的本土解释,意思为僧人的住所为寺庙。根据当地人的记忆,摩苍寺供奉大雄宝殿正中为释迦牟尼,左边为关公,右边为达摩。关公在隋唐逐渐演变为伽蓝神,庇佑百姓。关公与韦驮菩萨为佛教寺院的两大护法神,关公菩萨为右护法,韦驮菩萨为左护法。达摩祖师开示伽蓝,中国禅宗初祖是菩提达摩,由此可以推断摩苍寺具有禅宗信仰,也有印度古佛教的渊源关系。说明该寺有其不凡之处。根据寺庙所供奉的背景,与残损碑的刻碑日期“大顺七年”(1651)比对,推断该碑应该可能是摩苍寺的散落物。这样既与历史背景相契合,碑的来历也就解释得清楚了。重建寺庙的时候,为了保存下这个佛教瑰宝而刻碑记悉昙梵字,方能留存至今。

另外一块断碑,下部有损,碑为长方体,碑首有手结契印的密教身体示范形态。碑文系梵汉撰刻,梵文在正中,两边有汉文。碑文共计111个悉昙梵字。正文有10行。第一行为石刻悉昙梵文上部出现三个经咒的陀罗尼。下面为9行,1行12字,计108字。碑文中出现的108字与佛教对108数字的理解含义有密切的关系。

两块碑文的悉昙梵文合计为175字,实际可辨167字。众所周知梵文是总称,字体细分为悉昙体、城体、天城体、兰扎体等,梵文传说来自天上的梵天创制,故而有强大的影响力,依照此文字吐蕃时期吞米·桑布扎创造了藏文,元八思巴参照藏文创造出了蒙古文八思巴字,忽必烈曾想用此来统一中国文字。梵文在历史上的辐射半径,直达朝鲜和日本。1443年,朝鲜参照八思巴字的拼写构造创造了朝鲜文。传说空海法师据悉昙梵文《涅槃经》作字母歌《伊吕波歌》来帮助民众学习记忆日本语五十音图,与悉昙梵文有很深的渊源关系。

佛教派别中相对广众而言大乘佛教和南传上座部佛教是大家所熟知,而密教、密宗由于传播范围小而缺乏认识。密教文化主要传播和保存地域大致可分为藏密、滇密、白密、东密(唐密传入日本)等。从梵文使用来看藏密使用天城体,滇密使用城体(nagari sanskrit),即介乎于天城体与悉昙体之间的一种文字,笃信阿叱力·阿阇梨(acarga),这种梵字从南诏、大理时代开始一直使用到明代中后期。东密使用悉昙体。有些贝叶经记录上使用兰札体。天城字体是梵字中的标准字母。但是最原本的佛经是用悉昙体梵文来记述,称为古梵文。因对悉昙梵文化的理解,丽江土知府木增捐银在大理鸡足山建悉檀寺,以表诚意。该寺在1624年得到天启皇帝御赐藏经,1641年又请回普陀山嘉兴藏一部。一个寺庙拥有两套大藏经,彰显了其地位的重要性。需要说明的是,这里的悉檀乃悉昙谐音。悉檀寺作为丽江木土司笃信密教的一个物证,现尚存有遗址。

纵观三迤大地,施甸这一实物悉昙梵文碑的发现,为考证云南历史上曾经存在的悉昙梵文提供了实物。作为颇为珍贵的密教文物,具有不容忽略的学术价值。笔者相信,经由专家对其作进一步的深入研读后,其成果对于推动地方历史文化建设,提高施甸在海内外的知名度,均会有积极的促进作用,从而成为一张靓丽的地方“文化名片”。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