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殷商以外看甲骨
来源: 作者:王瑞来 发布时间: 2018年02月23日 09:58:46 文章点击数:

说到甲骨占卜,人们会立刻想到甲骨文,会想到殷商。的确,迄今为止出土的十几万片带有文字的甲骨,以时代观之,几乎都集中在殷商后期,以地域观之,又几乎都集中在殷墟一带。十几年前,才在殷墟以外发现山东大辛庄“非王卜辞”。

以甲骨占卜,被视为殷人的宗教习惯。不过,前些年,人们又在周原发现了西周的甲骨卜辞。其中还有的刻着文字“周公”。

夏、商、周三代,夏朝扑朔迷离,殷商已经着实,西周毫无疑问。我一直觉得,倘若夏朝确实存在,三代之间的关系,在族属上亦恐非传说中的炎黄一系,在时间上亦非纵向一列。夏、商、周,恐系不同的部族集团,在时间上亦为并存,只是依势力强弱而各有主从。

研究者处心积虑寻找甲骨文以前的汉字,除了一些似是而非的刻画符号之外,几乎无果。因此,我猜想,汉字恐系殷人独有之文字,嗣后为周人所沿用,方流传至今。夏族即使存在,亦恐为没有文字之部族。无中难以生有,缘木不可求鱼,寻找子虚乌有的夏族文字,几近空想。

历史研究,20世纪初,王国维提出有名的二重证据法,主张地上与地下的史料相结合。伴随着认识的深入,进入21世纪,学者在此基础上,又提出三重证据法,主张文献、考古、人类学相结合。历史研究从视野到方法都在拓宽,十分令人欣喜。

不过,三重证据法中的人类学,我以为并不仅仅指田野调查与民俗传承这类无形史料,应当说还存在于文献之中。文献中的各种民俗,跨越时空,可以用来以晚证早,以今证古。人类社会进化的共性步履,大同小异,不分早晚,可以互为旁证。其中,一定隐藏着不少可以解开历史之谜的密码。

我一直看重两个调查记录,一是上世纪40年代日本学者做的华北农村惯行调查,一是上世纪50年代中国学者做的西南少数民族调查。时光飞逝,物故人非。当年的调查对象早已有了改变,而当时的状况却已固化于纸上。其中,就有我说的解谜的密码在。

开头讲甲骨卜辞,忽然就有了上面几段的跳跃。跳跃也是为了下面的叙述铺垫。

北宋曾巩《隆平集》卷20《夏国传》记载西夏人的习俗说:

将出兵,先卜四。一用艾灼羊夹面骨以求兆,谓之炙勃焦。二擗竹于地,若揲蓍以求数,谓之擗算。三夜以羊焚香咒之,又烧谷火,撒之静处,晨屠羊,视其肠胃通,通则兵无阻,心有血则败。四以矢击弓弦而听其声,知敌至之期及兵之胜负。

《辽史》卷115《西夏传》所载略同:

凡出兵先卜,有四:一炙勃焦,以艾灼羊胛骨;二擗算擗竹于地以求数,若揲蓍然;三咒羊,其夜牵羊,焚香祷之,又焚谷火于野,次晨屠羊,肠胃通则吉,羊心有血则败;四矢击弦,听其声,知胜负及敌至之期。

在上述西夏习俗中,我对第一项“炙勃焦”很感兴趣。“用艾灼羊夹面骨以求兆”,让我产生了联想,这跟殷人烤灼牛肩胛骨求兆习俗何其相似乃尔。

西夏族属党项,其先据云亦出拓跋。北魏拓跋先祖,起于东北,上世纪70年代曾在大兴安岭嘎仙洞发现北魏祭祖的石刻。上世纪90年代,乘桴曾经探访。殷人亦出东方。

目光再向东。《三国志·魏志》的《倭人传》载:“其俗举事行来有所云为,辄灼骨而卜以占吉凶。先告所卜,其辞如今龟法,视火坼占兆。”古代日本,也有这样的习俗。

习俗之相似,是出于偶然,还是有着内在之关联,抑或是古代人类有着共通的信仰历程,令人浮想联翩。

古代以龟甲占卜,其实比较普遍。《隋书经籍志》著录有《龟经》一卷,云为“晋掌卜大夫史苏撰”。唐代白居易有名的《放言》诗亦有“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隆平集》卷8《丁度传》记载宋仁宗“尝问蓍龟占应事”,丁度回答说:“不若以古之治乱为蓍龟也。”这个丁度,还撰写过《龟鉴精义》12卷。丁度大约是这方面的专家,所以宋仁宗要特地问他。可见到了北宋,龟甲占卜依然流行。而南宋的陆游,更是在《春雨绝句》中写道:“端忧不用占龟兆,坏尽花时自解晴。”

以上为读书时所见。由此可知,以甲骨占卜,并非殷商独有。此为其一;其二,三重证据法所利用之人类学,亦存在于文献之中。细心读书,自可俯拾。治史者幸勿忽之。

(作者系著名学者,日本学习院大学研究员,早稻田大学博士生导师)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