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安宁法华寺 山中石窟有奇观
来源: 作者:张宇光 发布时间: 2018年02月23日 09:53:15 文章点击数:

这奇观,是安宁的法华寺石窟。

我发现法华寺石窟,是去年的暮春。偶然在网上见到了帖子,说在昆明西山后面,距安宁市区五公里处,竟然有个南诏、大理国时期的石窟,但破坏严重。看网上的照片,佛像虽遭损毁,可线条生动大气,加之佛龛气势雄伟,颇有“大唐风韵”。

南诏与唐朝同一时代,石窟和造像的形制相互影响是很正常的事,大理剑川的石宝山石窟就是一例。不过石宝山石窟虽是国宝,规模宏大,神奇秀伟,却离昆明较远。而滇中石窟除昆明的西山龙门之外,其余皆乏善可陈。但西山龙门石窟为明代所凿,就是个魁星阁,虽有五百里滇池的壮美景观和动人的传说衬托,石窟本身可观之处毕竟有限。

看介绍,法华寺石窟在距昆明约30公里的安宁市小桃花村外的洛阳山上。因是首次前往,我先坐车到安宁才又折返回来。感觉就在西山背后,穿过碧鸡关隧道不太远就到了。路口的看山人说,要是我早几天来,是不能上山去的,2至4月是封山禁火期。

山脚的法华寺毁于文革。据安宁市政协所编文史资料记载,在1968、69年“农业学大寨”期间,法华寺作为“四旧”被拆除,石料被拉去修田筑坝,木料砖瓦被拉去建盖房屋,一周之内即消失无踪了。现仅有一两座新建的小庙堂,守山僧法雨来自湖北。

转过庙堂,与洛阳山东山崖上的石窟一打照面,你便不得不感慨它的宏伟壮观,为身在昆明却不知道这一景致而叹息。仔细一看,文史资料上记载的寺边甘泉不见了,据说过去做寺会时,几百人来都喝不干。当年古寺灯笼柱上的对联,“有心烧香,何必远求南海;”“存心向善,此地便是西天。”自然也无处可寻了。

据明代《景泰云南图经志书》所记,洛阳山东山崖佛龛中的十六罗汉,是大理国国王段式命人开凿的,乃南诏、大理国时期继剑川石钟山石窟之后的第二大营造。而段氏将此山命名为洛阳山,应该还有效法洛阳龙门石窟之意。去过洛阳龙门的人就知道,两山石窟的布局很相似。

但眼前,所有的罗汉石像均被“斩首”,石壁上还布满了弹洞。听守山僧法雨师父说,这些弹洞是红卫兵在文革期间留下的。破四旧时,他们抬着机关枪,对着石窟猛扫,并砸掉了几乎所有佛像的头部。

在右侧山道的石壁上,是“文殊苦行”“牧女献乳”和“青牛驮经”雕像,虽说面目全非,但单凭线条和轮廓,就精彩传神、动人无比了。再往前去,经过一个山箐,远远地就能看到山腰上的巨型卧佛,这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法华寺得名于《法华经》,因为有这尊卧佛,亦名睡佛寺、卧佛寺。近前一看,卧佛虽也满身弹洞、面目模糊,却无碍其整体的雄浑古朴,它就那样安详地静卧在绿荫丛中,俯瞰着人世的千年沧桑。

下山又听说山下的大小两个桃花村均为白族村,村民有可能是大理国士兵的后代,这便是我再访法华的原因。

此行由安宁市政协文史委主任旃燕女士陪同,司机李师傅带我们来到了小桃花村委会。原村支书赵清说,桃花村原名逃荒村,上世纪50年代谐音改为桃花村。小桃花村是桃花村的派生村,但现在的大桃花村已迁进了小区房,完成城市化了。大小桃花村民的祖先,均是来自大理的白族。

在村里,我们又找到了84岁的老人杨树清。杨老说,他们在这里,已经有20几代人了,原因是兵败逃荒,最后流落至此。20几代人,算起来应该是大理国末期,当时忽必烈率领的蒙古大军自西南下,抄南宋的后路。大理国军队在碧鸡关与之激战,战败后逃散在昆明西郊一带。如今,昆明沙朗、团结两地的白族村寨,安宁官庄、浸长,包括大小桃花村的白族居民,有可能就是那些大理国士兵的后代。

听到这里,旃燕女士说,她是蒙古族,祖先就是南下蒙古军中的士兵,在滇南的通海也繁衍了20几代人了。不过民间的传说不一,昆明沙朗乡的白族人又说,他们是明初才被征调到昆明来修城的,在日常生活中,大家至今仍用正宗的剑川白语交流。而大小桃花村除了八九十岁的老人,现在已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