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我与望天树
来源: 作者:郭丽红 发布时间: 2018年01月18日 17:20:30 文章点击数:

小时候,父亲就告诉我,勐腊有一种树,叫“望天树”。
 

  它是热带雨林的象征,在世界上分布很少。
 

  但是,在离勐腊县城19公里处的补蚌寨子,茂密的森林中,有一大片长得很好,又高又大又直。抬头仰望,头上的帽子立马就掉在地上。它的树冠像一把巨大的伞,傣家人叫它“埋干仲”(伞把树)。它是科学家们刚在勐腊发现的珍稀树种。
 

看着父亲自豪的神情,我对望天树充满了好奇和向往,央求父亲什么时候也带我去看看,但父亲工作太忙,一直没有带我去看。
 

父亲是上世纪60年代初从思茅运输总站赶马帮运送物资到勐腊支前的民工。后来边疆建设需要人,他就把家从思茅迁到了勐腊,留在县商业局专门组织采购物资,供应出国部队和城镇居民。没文化的母亲也在县商业局食品公司冷库安排了工作。
 

父亲常年在外跑采购,跑村村寨寨,经常会给我们带回好吃的糖果,好看的衣服,好玩的玩具。还把他见到、听到的新鲜事讲给我们听。
 

虽然那时物资匮乏,日子很艰难,但我有一个让小伙伴们羡慕的童年生活:不缺粮不缺肉,天天可以免费吃到冰棍(冷库生产冰棍时断的、歪的次品),时不时父亲还会带着我们到像馆拍照留影。至今我还保留着当时的几张老照片。
 

父亲读过四年私塾,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小楷,爱读书看报,经常教育我们要好好学习,特别是女孩子更要自强自立,要像望天树一样,冲过层层障碍,努力向上生长,直到长成参天大树。
 

我看着父亲和蔼的面容点了点头,从此望天树高大的形象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伴随着我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
 

后来我听说科学家们为了近距离观察望天树,在那里修了一道空中走廊,我们几个同学非常好奇,就相约着骑自行车去看望天树。
 

那是一次非常难忘的骑行。刚刚高考完,我们几个女生骑着新买的自行车,几个男生带着几个女生像脱缰的野马一路飞奔而去。
 

那时通往补蚌的路还是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打饱气的车轮胎嚓碰着路上的石头,颠簸得自行车铃铛也不由自主地发出清脆的声音,伴随着女生的尖叫声、笑声、歌声,犹如一首青春奏鸣曲,响彻寂静的山林间。
 

经过了几个村寨,大约骑行3个多小时,我们终于到达了望天树下。
 

看到向往已久的望天树,我感到太震撼了,真是仰头看天才能看到树顶,那一幅瞬间凝固的画面我至今还有深深的烙印。
 

清澈的小溪从它们脚下欢快流过,它们是那么的高大挺拔,沐浴着璀璨的阳光,郁郁葱葱,像一群巨人屹立在森林中,坚毅的目光注视着远方,守护着神圣不可侵犯的雨林家园。
 

我们钻进森林,趟过小溪,找到那段架设在望天树之间的空中走廊。
 

两个胆小的女生没敢上去呆在树下,我大着胆子拉扯着男生们摇摇晃晃地爬了上去。
 

那时的空中走廊没有更多的防护,只有几根钢丝绳牵引着用钢管焊接的梯子架在望天树上,形成约500米的走廊。
 

我晃晃悠悠地走了几步,稳住神站直身放眼望去,我的天哪!整片森林被我踩在脚下,莽莽的热带雨林一览无余。
 

从望天树上看下去,雨林中其它高大的乔木,树冠挨着树冠顺着山形,高一层低一层密密匝匝构成一个巨大的森林天蓬。乔木树冠层下,各种大小树木,植物杀手绞杀榕,到处攀援游走的藤本植物,还有各种寄生和草本地被植物高矮搭配彼此套叠又分为多个层次。几乎没有直射光到达地面,林下十分幽暗,阴森潮湿。
 

只有望天树冠高高举出,成为凌驾于下面林冠层之上的参天巨树。我不得不惊叹这望天树真是“望天”之树!真有直通九霄,冲破青天的气势!
 

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父亲为什么要叫我像望天树一样努力向上生长。在热带雨林中为了生存,各种植物之间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着生存空间、阳光和水份的争夺,为了占地盘,有的尽可能地让自己枝繁叶茂,有的则盘根错节,有的不能直立只能攀附缠绕在其他树木上,而那些枝繁叶茂的树木往往成为寄生植物的攀附对象,被寄生者牵绊、层层遮蔽,枝桠众多反成为它们向上生长的负担。
 

只有望天树没有一个分杈,不为外界因素困扰,仰视苍穹,专心致志向上生长。在这样层次复杂的热带雨林中,一棵小小的树苗如何长成林海“巨人”?
 

望天树给予了我人生的启迪,成长的道路上无论遇到任何艰难险阻,都不要沮丧、哭泣,要笑对人生,像望天树一样扎下根,挺直身,心无旁骛,以顽强的精神、坚韧的毅力,冲出山涧迎接太阳,才能更快地实现自己的理想。
 

回去的路上,我们在补蚌寨子休息了一下,听寨子里的老人讲望天树的传说:据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天上的神仙总是往地上撒一些花的种子,也就是“天女散花”,让人间不仅有鸟语,还有花香。这样人们的生活才多姿多彩,才不会那么单调。这些被撒下来的种子经过许许多多漫长的努力,根据各自的目标,有的成了情人节最受欢迎的礼物——玫瑰花;有的成了掠夺者,以掠夺方式壮大自己的——绞杀榕;也有的堕落成小草,不求荣华富贵、不求飞黄腾达,得过且过,倒也悠然自得。而有一种家伙,总希望看一看最初呆过的地方——故乡天堂,它就不停地看着天空长啊长,这就是望天树。
 

我不知道它是否已实现愿望,但它总是最靠近天堂,取得了令人羡慕的高度。我的心释然了,对望天树肃然起敬。
 

1990年我大学毕业,随后结婚生子,安心在乡政府工作了8年后调回县城。那时,在乡政府工作很苦,田间地头,每一个村村寨寨都要用脚步去丈量,一出去就是十天半月,走到哪就住在哪,吃住都在老百姓家,没有电也没有自来水。记得有一年的雨季,走在下乡的路上,一会儿雨一会儿大太阳,一会儿爬山一会儿涉水,到村寨住下,我就发起了高烧,一起下乡的同事到老百姓家里找了一包头痛粉给我吃下去后,居然好了,我自己都感叹从小长在城里被父母娇生惯养的我,适应能力是如此地强。
 

在乡下工作生活的那些日子里,我总是跟在老同志后面脚踏实地埋头工作,白天和老百姓一起到田里插秧,晚上在火塘边讲政策拉家常,虽然条件艰苦,但我从来都没有怨言,因为我的心中始终住着一棵望天树,激励着我锻炼成长。
 

在以后的日子里,望天树开发成了旅游景区。渐渐地,我有了一个习惯,就是每年都会带着儿子去看一看望天树,走一走空中走廊,预示着来年工作学习生活事事顺利,儿子学业进步快快成长。
 

在外地工作的姐姐们回来,我也会带着她们去望天树,领略热带雨林的风采。
 

望天树成了勐腊的标志,南来北往的游客到勐腊,都要去一睹它的雄姿。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如今我已年近半百,儿子也长大成人,父母离开我们也已15年了。
 

每当看到望天树,耳边就会回想起父亲当年的教诲。无独有偶,去年10月份,我有幸接待了一群勐腊、勐捧农场的上海知青,他们专程从上海回来找寻当年挥洒青春热血的足迹,也去看看当年在他们见证下发现的望天树。
 

看着他们激动的神情,不停地拍照,竭力回忆找寻当年的影子,但是山依旧,树依旧,当年树下青春稚嫩的脸庞,如今已是花白的头发满脸的皱纹,只是依旧神采奕奕。
 

看着他们,我不由得想起西双版纳州政协江建成副主席曾经推荐我听的一首歌一一《祖国不会忘记》:在茫茫的人海里,我是哪一个/在奔腾的浪花里,我是哪一朵/在征服宇宙的大军里/那默默奉献的就是我/在辉煌事业的长河里/那永远奔腾的就是我/不需要你认识我/不渴望你知道我/我把青春融进祖国的江河……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把这首歌用手机放给他们听,以表达我对他们的敬意。
 

听着这首歌,所有的知青流下了眼泪,这首歌引起了共鸣,让他们瞬间回想起当年的青春岁月,唱出了他们的心声,正是他们的人生写照。
 

透过泪光,我依稀看见我的父辈,当年也在他们中间和他们一起,为了边疆繁荣发展、文明进步、边境的安宁,在艰苦环境中默默地奉献自己。是什么精神力量支撑着他们义无反顾,不怕艰难万苦,奋勇前进?
 

我想那就是勐腊人的望天树精神:脚踏实地、扎根基层的群众观念,心无旁骛、信念坚定的革命精神。勇往直前、敢于超越的进取意识,出类拔萃、坚忍不拔的工作作风,自力更生、自强不息的艰苦奋斗精神。正是这股子精神激励和鼓舞着一代又一代勐腊人生生不息、奋斗不止。


(作者:勐腊县政协副主席)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