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我心中的一盏明灯
来源: 作者:尹园园 发布时间: 2018年01月12日 10:03:37 文章点击数:

有这么一个人,他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没有流芳百世的伟业,没有用之不尽的万贯家产……但是,他却是我和姐姐今生今世心中的一盏明灯——我的父亲:尹保安。

父亲原名尹正春,50年代末出生于屏边苗族自治县一个边远小山村,16岁那年,带队经过的部队首长看上了勤劳朴实又一腔热血的小伙子,于是便带他走出大山,为他改名保安,意为保卫国家安全。从此,父亲心里更坚定了驰骋疆场、报效国家的信念,十八岁就入了党。

1979年,在那场战斗中,父亲和战友奉命坚守被誉为“八十年代上甘岭”的高地,这里地势险要,兵家必争……父亲和战友们不仅要克服猫耳洞缺水、少粮、潮湿、闷热等恶劣环境,还要时刻提防偷袭。

一个寻常的傍晚,父亲和几个战友在高地前300米处布雷,突然发现一队敌军正偷偷包抄过来,“有敌人,战斗!”说时迟,那时快,父亲抄起冲锋枪扫向敌人,一下就撂倒两个。敌人集中火力向父亲一阵猛扫,父亲腿部中弹刹时倒在血泊中……千钧一发之际,我方援军及时赶到,父亲与死神擦肩而过……前线四年出生入死,父亲和战友们先后荣获集体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两次,个人三等功一次。

1983年,父亲复员回到老家农村,先后历经了护林员、村文书、村支书、乡武装部长、副书记,直到全票当选乡长——记忆中,父亲永远是忙碌的,无论哪里有需要,总是第一个出现,开会、下乡;下乡、开会……常常一去就是十天半月,偶尔回来,又忙着照顾卧病在床的爷爷奶奶,不是抬水洗脚,就是端屎端尿……

多少次我和姐姐做着作业,见老百姓找到家里,不是批炸药、要水泥,就是哪里又闹山林纠纷……每次说完事,父亲不仅要留人吃饭,走的时候还把老百姓带来的两包土鸡蛋算成钱给带走,群众死活不要,父亲坚决不依,甚至还说不收鸡蛋钱,炸药水泥政府也不给了……父亲似乎总是“不近人情”,似乎总有忙不完的事情,似乎眼里就没有我们姐妹俩……

后来,我和姐姐外出上学,在校期间先后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我面向党旗举起右手庄严宣誓的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从硝烟中缓缓走来的战士,看到了父亲下乡时泥泞的脚步,看到了围坐在火塘边满眼期盼和无限憧憬的老百姓……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我和姐姐毕业后分别成为了一名乡镇公务员和人民警察。时至今日,我终于明白:不善言辞的父亲为何每逢清明哪怕再忙也要赶往当年的前线……

家风正,则民风淳;民风淳,则国风清。父亲的一生,是平凡无奇、朴实无华的——是的,他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没有流芳百世的伟业,没有用之不尽的万贯家产,但是,父亲报国家、孝为先、勤为民、廉为公的拳拳之心,就是留给女儿最宝贵的财富,就像一盏明灯,永远指引和激励着我们: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