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棕皮营有个段连城
来源: 作者:余 斌 发布时间: 2018年01月05日 10:23:00 文章点击数:

我是因查考梁思成、林徽因棕皮营旧居的有关背景才知道段连城,是他父亲李荫村将自家花园的一块地皮借给梁家建盖住宅的。段连城(据闻系三代归宗恢复段姓)曾读西南联大,留美归国,终身效力对外文化交流,官至中国外文出版局局长。论地位和知名度,在小村棕皮营恐无出其右者。

棕皮营村子确实不大,三十年前不过七十多户三百多人,比龙头村、瓦窑村小多了,连麦地村都比不上,只比司家营、小窑村稍大。抗战时距今已七八十年,推测起来,当时恐怕也就四十来户两百来人吧。反正是个小村。

当年的昆明在行政区划上有市、县之分,今老城区原为昆明县的县城,后设市,辖区即旧县城,城外郊区称县。市政府在今五一路省公安厅原址,坐西朝东,大门外称市府东街。昆明县已无自己的县城,县政府驻圆通街东段北廊,大门对着华山东路的延长线,名曰“平政”,意思有了。那地方前些年是昆七中的校址,现如今好像成了停车场。

棕皮营属昆明县龙泉镇,距昆明市区不过八九公里。

旧时的龙泉镇虽仍以农耕为主,但手工业和农副贸已达到一定规模。尤其是瓦窑村的陶器制作和砖瓦生产,已追近云南窑业的五大中心(华宁、曲靖、建水、东川、永胜),相关的老式建筑业也较为兴盛,梁思成他们的营造学社在龙泉镇落脚还真选对了地方,林徽因就常去瓦窑村观摩老师傅所做陶坯的造型变化。其他如草编和酿酒也都可以。有如此经贸基础,龙头街“街子”兴旺当非偶然。

相较于经济,那里的文化不算显著。当年的龙泉镇设有龙泉小学,这在昆明郊区比较一般,但龙泉镇还有个龙头书坞,就不是每个乡镇都能做到的了,但也仅此而已。自打北平以及南京的众多学术机构入驻龙头村、棕皮营等村落后,文化环境才真正出现明显的变化。单就棕皮营而言,不少著名学者、文艺家在此居住,文气甚浓。相邻的龙头村更不用说,抗战后期云大附中从路南县(今石林县)迁来,里面两位教师很不寻常,一位是教国文的诗人光未然,一位是音乐家赵沨,两位文艺家将学校的合唱与朗诵搞得红红火火。在此之前,驻呈贡县安江村(今属晋宁县)的国立艺专话剧队也曾大老远地来过,在龙泉小学作普及性演出。正如台湾学者所言,由于这些“新移民”的迁入,除使得这里与城区的互动更加频繁,当地人与内地人增加了些许互动外,还“注入了更多的现代文化元素”,“染上了一些抗战的气氛”。

就是棕皮营这个小村,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有位士绅出了名,他叫李荫村(字壬林),参与创办昆明最早的私立学校求实小学(少年聂耳在此就读,该校后发展为求实中学,今昆十中前身),是几位发起人之一,时l920年。据滇省著名学者秦光玉《云南私立求实小学记》称,昆明教育家苏鸿纲鉴于公立小学之不足,“乃立意欲以私人力量,创立小学,以资补助,商之李君壬林,李君允为臂助;复而之赵君树人,……徐君嘉瑞,……诸君咸表赞同,爰共发起成立求实学校。”苏氏的商求者约七八人,李荫村位居第一,“李君允为臂助,”再与其余诸君相商。而所谓“臂助”者当系经济赞助无疑。据此推想,其时的李荫村当是昆明一位热心地方教育的知名士绅,求实学校如果有董事会的话,李荫村当是董事长无疑。笔者对这位李先生无更多了解,仅据此推想,李先生对公子段连城尽心尽力教育成才也顺理成章。

段连城(l926—1998)读过什么中学不清楚。据西南联大史料,段连城l942年考入西南联大机械工程系,是否毕业不详。1948年与王作民女士同时毕业于美国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1949年回国。夫妇两人都安排在国际新闻局(今中国外文出版局前身)工作。在l951年的朝鲜停战谈判中,段连城任中方翻译。回京后历任《人民中国》杂志编辑组组长,参与创办《北京周报》并任编辑部、英文部主任,后任外文局副局长,外文局局长,另兼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副会长等职。著有《对外传播学初探》《美国人与中国人——中美文化的融合与撞击》。离休后任北京大学兼职教授、南京大学和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合办的中美文化研究中心客座教授。

段连城数十年来一直在北京工作,与故乡已相当疏离。棕皮营老家肯定有些家业。当年梁思成、林徽因借地建盖的房舍,还有金岳霖的耳房,后来自然成为李家花园的一部分。但这私家花园也未维持几年。据闻李家成分高,土改时被没收。公社化以后,花园里的梁、林旧居做了宝云大队的卫生所,再后又成为村干部开会的地方。上世纪80年代初,花园归还李荫村子段连城。

王作民(l916—2005)是浙江长兴人,她青年时期的经历似乎比段连城要丰富。16岁时考入浙江大学,因参加学运被除名,并为躲避追捕而东渡日本。后入清华大学外文系,l938年夏毕业于云南蒙自(时称西南联大蒙自分校)。1947年考取了公费赴美留学资格,与段连城在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同窗。1949年7月,两人乘船从美国归来。回国后王、段一同参加新闻总署国际新闻局工作,王先后任英文组组长、《北京周刊》文化专栏作者、新世界出版社副总编辑等职。她是有相当造诣的翻译家,著译不少,其中以斯大林女儿斯维特拉娜的《致友人的十二封信》影响最大。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我从外文局的《编译参考》上首次读到,感觉很震撼,至今记忆犹新。另著有《美国万花筒》,据说书稿就是在棕皮营旧宅(即梁、林旧居)写的。

再说龙头村和棕皮营,从抗战到如今,短短七八十年竟有沧海桑田之大变,滇池的“海”缩小了,昆明县的“田”不见了。当年从棕皮营出发经龙头村、司家营、羊肠村、金刀营、大白庙进小东门(今圆通大桥西青年路北口)到圆通街,路不算短,如今从松华坝经棕皮营、龙头村与当年城里的太和街已连为一条直线,成为长约15公里的市区主干道北京路。龙头村、棕皮营已成为昆明北市区的一部分,不再是“村”。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