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鹤缘
 
   
 
   
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半生鹤缘
来源: 作者:尹 杰 发布时间: 2018年01月05日 10:15:41 文章点击数:

念湖很美,大山包很野性,中国的西部很辽阔,纯洁、宁静的天地之间有黑颈鹤在飞翔。

此时此刻,28年来执着于黑颈鹤拍摄的孙德辉正透过镜头,用清洁的心灵、沉静的思考编织着他的山水之美、生态之美、光影之美、画意之美的黑颈鹤图谱。

念湖的四周是鸟与人和谐共处的田野,奇形怪状的半岛把湖面隔成许多水湾,迂回曲折。有野鸭、斑头雁划过水面的烂漫,也有秋叶似火染红湖面的诗意,更有白鹭展翅飞过蓝天的画面。湖的边缘较为平缓,是山地和湖水经过长时间磨合后留下的一幅最美的画,蓝天白云、地块斑斓、阡陌相连、村寨毗邻。牛羊在低着头吃草,不时发出哞哞声音,颇有几分田园牧歌似的生活。

大山包是我与孙德辉结缘之地。记得那是十五六年前,他带着我上了大山包。旷达的蓝天、缥缈的白云、满目的沉寂。壮美、沉郁、苍凉,富有野性的草山,令人神往。尤其是大山包浩瀚的夜空,月明星稀,山川寂静。深夜,我浮想联翩,夜不能寐,独立于倾斜的天宇下,仰望当空的皓月,凝视蛮荒的山峦。清晨,太阳冉冉上升,金色悄悄褪去,湖水、草甸、村庄、远山渐渐地清晰起来。平静的湖面,映衬出黑颈鹤飞翔的身姿。

时光的流失,至今也没有让我忘记孙德辉拍摄黑颈鹤的神情。尽管我清澈透底的明眸,已变得混浊而模糊,但孙德辉拍鹤的动作,谈鹤的举止,观鹤的眼神都凝固在了我美好的记忆中。已是古稀之年的孙德辉,面对着一生挚爱的黑颈鹤,他都会永远怀着一份炽热的渴望,埋藏着一份至纯的情感,保持着一颗永远年轻的心。守望黑颈鹤的代价是高昂的,摄影器材的纠结,时间精力的消耗。尽管生活的苦涩,时间会治愈一切,生活的至美,时间也会带来微笑,但在他阅尽沧桑、满含故事的深邃的眼神里,回望自己的人生之爱时,难免会流露出一丝伤感。年老之际,一些看似轻而易举的事,或许以后再也做不到了,所有的人生追求已经远远度过了巅峰,再继续追求也可能毫无收获。但执着于黑颈鹤拍摄的孙德辉,鹤的生命轮回,正是他青春的瞬间迸发。青春不是年华,而是无我的心境,炙热的情怀;青春不是容颜,而是深沉的意志,恢宏的想象。孙德辉已记不住任何之前的拍鹤时光,因为他人生的每一次启程,都是伴随着黑颈鹤千里迢迢、万里迢迢的迁徙;他人生最美好的时刻,是与心爱的黑颈鹤再走一段铺满霞光的生命之路。

历经岁月的洗礼,人才会懂得有些情感可以显露,有些情感需要隐藏。28年的拍鹤之旅,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不再是那些虚名,而是一份亲情,一份信任,一份带有温度的友谊。

无意间,我想起2003年深秋,我跟随20万藏民朝圣梅里雪山的情景。秋雨中,我背靠古木,凝视着朝圣者的背影。正是这些渐渐离我远去的背影,使我想到人生的过程,就是一次次身心的放逐与回归的过程。人无法选择自然的故乡,但可以寻找心灵的故乡。从一个安身立命的小家园出发,去寻找一个遥远的、无限的大家园。朝圣者不辞辛劳,顶风冒雪跋涉在泥泞的山道上,他们眼里没有壮美的雪山,斑斓的佳木,缭绕的奇云;他们心中只有散落在秋叶上的圣洁心灵,镶嵌在巨石里的恒定信仰。

孙德辉就是一个转山路上的朝圣者。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