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一语三关衍此“霍”
来源: 作者:郑祖荣 发布时间: 2018年01月05日 10:11:56 文章点击数:

清洪秋蕃《红楼梦抉隐》云:“《红楼梦》妙处,又莫如命名之切。他书姓名,皆随笔杂凑,间有一二有意义者,非失之浅率,即不能周详,岂若《红楼》,一姓一名皆具精意,惟囫囵读之,则不觉耳。”

对于书中主角,洪氏如是说之:“何为宝玉?宝黛玉也。谓惟黛玉是宝,非黛玉不娶也。……何为黛玉?待宝玉也。谓惟宝玉是待,非宝玉不嫁也。”

至于一般鄙俗小人,洪氏则云:“王仁谓忘其为人,卜世人是不是人,卜固修是不顾盖。邢德全,谓仅形貌生得全,而无人心”;又云:“冯渊是逢冤。詹光是沾光。单聘仁是善骗人。”

而末谓“《红楼》一名一姓,不苟如此,岂他书所能企及。”

以上所析,大合雪芹本意,即所谓一语双关者。

按此思路,则开篇首回甄士隐家人霍启,也就是抱其女儿英莲元宵夜看灯会因小解将英莲丢失,被拐子拐去者。脂批本于霍启名下批云:“妙!祸起也。此因事而命名。”

按上文一语双关的成例,霍启也就是祸起,同样是一语双关。即霍为姓,又谐祸;启为名,又谐起。如此而已,岂有他哉。难道这就可以称之为“妙”乎?

以余之见,此“霍”之为意,实为一语三关。倘只为谐“祸”,姓氏中有贺,或何,或和等姓,雪芹为何不选他姓而只取“霍”字?此盖有第三层意见隐于其间也。考英莲丢失被拐一节,前后不足百字。才一出门,“半日,霍启因要小解,便将英莲放在一家门槛上坐着。待他小解完了来抱时,哪有英莲的踪影?急得霍启直寻了半夜,至天明不见,那霍启也就不敢回来见主人,便逃往他乡去了。”三句话70个字,可谓须臾之间,就造出英莲(即后面书中的香菱)一生的悲剧。按书中的说法,虽为命数,却也来得倏忽。因而此“霍”之第三意,为其祸端发生之快速短促,有如闪电一般。故余谓此“霍”字之用,为一词三意,一石三鸟,一语而三关也。

余尝遍检古今一切字典词书,包括《说文》《辞源》等,似都释意支离,未能明其本意并其引申意。以诸书所释不经,不烦引述,本文只选录而驳正之。

《说文解字》云:“霍,飞声也。雨而双飞者,其声霍然。”问此指何者双飞?又双飞而何来其声,谁所闻见者?该字的上、下构件“雨”和“隹”,又分别为何意?在造字“六书”法中,究属何种方法?这一切都语焉不详。而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也未提供其他的考注信息,只注其字,而讳释其意。

依笔者考之,这应该是自上古以来就已迷失其本意的一个汉字。语云:“礼失而求诸野。”好在《现代汉语词典》有一个词条“霍闪”,注明为方言,释意则指“闪电”。于是,我们就可沿着这条线索,来厘清楚 “霍”的造字法及其本来含义。

据笔者考察,“霍”实为“六书”造字法中典型的“象形”,其上部的“雨”和下部的“隹”,两者均为象形,并由此两者的象形,合成造字以表其意,而不象其他字有声符与意符的区分。例如“霜”字,上部为意符,指自然天象;下部为声符,以一音之转而读如“双”。

而“霍”字的上部意符“雨”也确指天象,即闪电;下部的“隹”为鸟,亦同样为意符。鸟在欲雨天象时从空中飞过,转瞬即逝,其迅疾之态,犹如闪电。故此上雨、下隹两个象形合成即指谓“闪电”。初中时,曾读过苏联作家高尔基的散文《海燕》。其文之开篇被译成汉语云:

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

其文所说海燕(隹也),在欲雨的天象下(雨也)像黑色的闪电,合起来就是“霍”,即高尔基文中比喻的闪电。欲雨之前的空中鸟飞,如闪电般其去甚疾,这是任何人都能见到的景象,古人所见极多矣,故以之合成为“霍” 字。从这其中,我们看到了古人造字时的智慧和想象力。

故“霍”为名词,意唯指闪电而已。我滇方言有“雷声霍闪”四字短语,雷、霍并用,雷以声闻,霍以光见,《宋诗抄》刘子翚诗“晚电明霍霍”,即叠用此词。《中华大字典》(1915)释为“光貌”,《辞源》别释为“闪动貌”。我省著名学者姜亮夫《昭通方言疏证》谓:“昭人以(闪)电为霍闪,言如火之闪灼也。”又引俞椒《春在堂全集》之语(实转引《夷坚志》):“俄霹雷霍闪震天动地。是宋语已然矣。”既然宋代即使用霍为闪电之意,则传诸明代,又由明初屯垦移民传入我滇,自是脉络分明,当无舛谬。

查昭通《永善方言志》其书“天文”条有“扯霍闪”一词,亦释“闪电”。《安宁方言志》则记为“扯火闪”,意指“光四射状之闪电”,知“火闪”为“霍闪”之音变无疑。

而江南旧地,迄今仍保留此词。江苏省如东县《掘港镇志》方言条亦载“霍闪”一词,释云:“霍音读wò(握),闪电。”《南京方言词典》亦有“热霍”一词,谓“听不见雷声,也不伴随下雨的远处闪电,多见于夏季炎热天气。”此在我滇亦即称为“扯旱闪。”如是,则我滇方言与母语之地南京已关联如接隼,其吻合自不言而喻。

明乎此,则《辞源》所列诸词即一意皆通也。

宋刘克庄诗“识之无字忆髫年,霍地红颜变雪颠”。《辞源》释“霍地”为突然。盖望文生义也。直释“闪电般地由红颜变为满头白发”,不更清爽耶?

《文选·西京赋》:“起彼集此,霍绎纷泊,”《辞源》释“霍绎”为飞走貌,何不直释为如闪电奔走为恰然耶?

《后汉书·马融传·广成颂》:“徽婳霍奕,别鹜分奔,”《辞典》亦释“霍奕”为“奔驰貌”。此“霍奕”即彼“霍绎”也,霍为主词,奕或绎只是词缀。两词所指相同,均如闪电般奔驰状也。

病名有“霍乱”,为传染病,亦只言其传播速度之快,如闪电般似的。

“挥霍”一词,即指浪费抛撒之迅捷,如闪电般迅即挥霍一空。

又此词叠用,古今唯见一例,再无双证,为“磨刀霍霍向猪羊”,今天下诸典籍皆释为象声词,始作俑者即1915年版《中华大字典》。此谬一出,万典照录。而此“霍霍”实仍为闪电之意,意指其磨刀心情之切,动作之速,故刀光闪烁有如闪电状,是只见其形影,而非闻其声响也。倘谓“霍霍”叠用即为象声词,那么上文所引诗句“晚电明霍霍”为何不同释为象声词呢?谓余不信,请再从中华全部书典中再找出一个“霍霍”连用为象声词的例证来。

惟在《红楼梦》中,雪芹以“霍启”为甄氏家人之名,其一语而三义即得尽述:曰姓,曰祸,曰其祸来如闪电般迅疾。脂批独赞曰“妙!”岂偶然哉?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