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物游心 神与物游
 
   
 
   
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传物游心 神与物游
来源: 作者:刘 娜 发布时间: 2018年01月05日 10:01:47 文章点击数:

“作为一个艺术家,我的成长过程和经历是特殊的、个别的、甚至是不可复制的,但是却极具借鉴意义。”日前,在云南历史文化论坛第八讲《传物游心——我的工笔花鸟画艺术形成的心路历程》上,云南省文史馆馆员、中国工笔画学会理事刘怡涛与广大绘画爱好者分享了其创作工笔花鸟画艺术的心路历程。

刘怡涛出生在云南省著名的茶乡普洱县(现宁洱县),书香门第的家庭给了他很多熏陶,在有意无意中走上了学画的道路。1971年,16岁的刘怡涛到西双版纳云南热带植物研究所做了一名基建临时工。他做砖瓦,烧窑,还干过木工,又到苗圃搞过栽培,不过,对绘画的偏爱却一直珍藏在刘怡涛心里。幸而当时热植所所长,著名植物学家蔡希陶在看了刘怡涛画的《蕃木瓜》《野茄》等三幅作品后,很赏识这个有灵气的年轻人,便把他调到分类室画植物标本,也就是从这时起,刘怡涛开始了他专门作画的生涯。

热植所坐落于勐仑坝子,周围全是原始森林,刘怡涛慢慢沉浸在西双版纳这片生机盎然的土地上。在西双版纳的十七年时间里,他陪同各地来写生的画家深入雨林写生,并向不同的画家学习不同的画种。他学过油画、水粉、国画人物、山水、花鸟、写意、工笔,这使得刘怡涛在日后选择了花鸟画。

“有生活才会有精彩感人的艺术。”刘怡涛认为,是特殊的学习环境和与众不同的学习方法,使得他的作品浸透着自然生态及其环境的清新俊美。他的足迹遍及几乎整个南中国热带原始森林,不能随时进行写生,他就用相机拍下那些丰富美丽的雨林奇葩,深山流泉。为拍下一朵高山雪莲,刘怡涛甚至忘掉了登上险峰的危险,这份苦心使刘怡涛拥有了满脑子的素材,比起其他一些久居城市的画家,刘怡涛欣慰自己的这份优越。他熟悉西双版纳热带雨林的每潭清泉,每片苔石,每朵花,甚至每片叶子上面露珠滚动的样子和虫蚀的残迹。“虽然艺术高于生活,画家不能简单追求作品的‘像’,但‘像’本身正好能突出各种事物的个性特征。”

业内人士评价:刘怡涛的花鸟画呈现出他对自然对花鸟的深邃洞察和独特思考,在布局经营和设色统调等方面具有独到之处。这也与他长期在画面内容上追求回归自然的花鸟生态环境分不开。他认为,中国画艺术发展至今,已经渐渐脱离了自然而成为程式化的样式,已经高度的抽象化,诸如《介子园画谱》所提炼的各种审美图样,在家照样练习,就可以成为画家。而重新回归自然,把被剥离,被舍弃的生态环境纳入创作之中,会使得画面更加丰富起来。“我的画,倾注了我对自然、对生活的热爱和寻求探索美的心迹,力求表达一种人与自然的内在感情,使之具有愉悦人心之力量。”

刘怡涛认为,艺术创作的灵感,来源于对生活与众不同的感受和观察,来源于艺术家独具慧眼,能够在那些共性中发现个性特征和个体之间的差距。他的画在色彩应用上追求源于生活,“我之所以这样画,并非因为它如此,而是因为我感觉它如此。”在表现形式上追求写意与工笔的结合,即在工整中,在具象中,随感而发地渗入随意的、意象的成分,在创作时自觉或不自觉地任随情感的驱使,在写形中注重气韵的表达与抒发,这样工笔画过工过拘谨的弱点才会被矫正,艺术形象才会生动感人。而在境界上,他的绘画追求山水与花鸟的结合,他认为,这是使庭园花鸟回归自然、还原自然、不脱离自然的绝妙之路径,“让花鸟回到原本属于它们的世界去,它们会因此而更加充满活力,也会因此而给人一种山野的气息,倍感亲切,仿佛观者也远离了喧嚣的城市,亲临其境。”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