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保护传统村落 留住文明记忆
来源: 作者:刘娜 发布时间: 2017年12月05日 15:42:20 文章点击数:

“时隔多年,2014的春节,我再次和朋友相约来到琅勃拉邦,从进入古城的那一刻起,有一种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那是一种久违的,舒缓的,真实的感觉。”近日,在由云南省文史研究馆主办的云南历史文化论坛第七讲《传统村落保护问题探讨》研讨会上,昆明理工大学教授何俊萍从自己的一次旅行经历开始,讲述了对传统村落文化价值认知及如何保护的问题。

何俊萍

与10多年前初到琅勃拉邦相比,令何俊萍惊讶的是,除了外国游客多了,城市的街道和一些传统的习俗的展示,依然保留着最初时的样子,仿佛有种穿越时空之感。而相比之下的丽江古城,却再也找回不到10年前的样子,那是一种夹杂着失落、一种陌生的感觉。正是这次旅行,促使了长期从事建筑历史学研究的何俊萍对传统村落保护进行反思。“我们需要进一步的理解并认知古村落的价值,认知古村落保护的核心即应是对古城文化的保护,而要达到对古村落文化的保护。”

“传统村落该如何定义?”何俊萍认为,一般意义上,传统村落表现出的是一种形态,是一种构筑物的聚合,一种特殊的、经过时间沉淀的集合的状态和方式。这种形态包括实体的,诸如寺庙、公共建筑等;也有各种的所谓留空,如街道、广场等等,也就是我们惯常所说的村落或城镇。

“现在一到周末,很多城里人都会逃离城市,喜欢到一些乡村、古镇去玩,为什么人们爱去?”因为每一个村落都是一段鲜活的历史,叙述着一段既已远去的,同时也在不断续演的生活。当我们游历在传统村落中,走在蜿蜒的小路上,坐在台基之上或是屋檐下,我们时时都可以感受到这种历史性的场景,回味场景中曾发生的事。

可见,古城不仅意味着几簇或疏或密的房屋,几条或宽或窄的街道,几个或大或小的广场,更重要的,是古城所包容着一群人,一群特定的人,一群世代共同的聚居于此、并在长久的历史中所形成了某种共同性的、也是特定性的生活方式与思维方式的人——这,其实,就是古城的文化。“回归文化,是正确认知古城的关键;保护古城,其本质就是保护古城文化。”

谈起传统村落的保护,何俊萍认为要做到“存物、存人、存神”。“存物”就是要保存传统村落,即城镇、建筑、街道以及各种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场景及与古城密切相关的自然环境与人工环境;“存人”是心物衔接的保护,村落的一草一木、一房一瓦都是人建造起来的,他们书写了乡村的历史,叙述了乡村的故事。古村落的保护自然不能缺失了这些人,这些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为什么现在很多人去丽江古城,感受不到当地的文化,感觉就是换个地方发呆,从村落的文化认知上来看,是因为基本见不到丽江的本地人,失去了原生的环境。”

而“存神”则是对精神或是生命力的保护,传统村落精神的延续性是文化的延续与生长,是可以自我更新和完善的有机体,村落的生长实则就是文化的生长。保护古城中人的特殊的行为方式,人的特殊的文化气质,保护并延续他们的精神,古城才有生长的活力,才能够保持并延续自身独特的气质和魅力。

“保护古村落,即应是保护古城文化。留住古村落,留住当地人,留住人的精神,村落才是有灵魂的。”何俊萍坦言,反观国内的古镇(村落),在发展的幌子之下,很大一部分已经岌岌可危,是一种带有表演性质的繁荣。“好点的,留下了城——一副皮囊;而极少的关照到古城中的人——本地人,更不用说关照到精神。也不知道我们的古镇(村落)还能活多久?”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