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起义前夕 夜送密信
来源: 作者:陈耀邦 发布时间: 2017年11月03日 09:54:10 文章点击数:

中共云南省委党史研究室编辑的《海城起义》

1946年5月,潘朔端将军率滇军184师在海城通电起义。

海城起义改变了当时东北战场上的双方力量对比,对辽沈战役乃至整个解放战争的进程产生了极其深远的重大影响。

朱德总司令对海城起义给予了高度评价:“揭和平之义旗,张滇军之荣誉,全国人心无不为之振奋。”

在我的老家会泽县罗布古陈家村,有一位享年85岁的老人,叫陈正富,是我们的爷爷辈。据说,他曾经离家几十年,当过兵,打过仗,近40岁才从东北回来,因此得了个“老东北”的外号。

上世纪80年代以前,老人从不愿提起“当国民党兵”的那段往事。直到国家开始“落实原国民党起义、投诚人员政策”,“老东北”才一下子被关注起来。人们才知道他的经历竟然如此波澜壮阔——23岁时在抗日的战火硝烟中浴血冲杀,31岁的他在海城起义时因送信而名垂青史。以至于现在只需用“连长陈正富”做关键词去搜索,就能在网上找到很多关于海城起义的资料。

血战台儿庄和赴越南受降

陈正富早年入滇军当兵。1938年4月,60军4万余名云南将士在军长卢汉率领下抵达台儿庄,陈正富所在的184师在师长张冲的指挥下防守禹王山阵地。日军对禹王山实施飞机轰炸,坦克、骑兵、步兵联合进攻,均遭到滇军坚决迎击。陈正富回忆说,他和数百名战友端着步枪,分成十几个人一伙,围住日军坦克,有的士兵爬到坦克上,把手榴弹往坦克里塞。敌人的坦克几个猛烈的急刹车,爬上坦克的士兵纷纷往下掉,他们爬起来又用刺刀去捅坦克的射击孔。

他们1085团一个连攻上了敌人的炮兵阵地后仅剩20人,面对日军的几十门炮,他们既不会用也拖不走。请示上级,卢汉下令全部炸毁。在一次阻击战中,旁边的战友枪卡壳了,喊他看,他刚一偏头去看,一颗子弹飞来,这个战友头部中弹当即牺牲。

60军在台儿庄苦战27天,成为日军侵入中国以来遇到的“猛烈的冲锋”。滇军几经征战,184师于1941年2月被调回云南屏边驻防。他们开荒种地,养猪养羊,这段时期算是184师最为悠闲的时光了。

1945年9月8日,20万中国大军在卢汉的统一指挥下进入越南受降。9月28日,日军投降代表土桥勇逸在“投降受领证”上签了字。中国军人开始以胜利者的姿态接收和驻守越南北方。几个月后,陈正富和他的战友们听到宣传,要组织“中国驻日本占领军”,打到日本领土去。

海城起义送信给韩先楚

1946年4月,184师奉命乘船由越南海防北上,经过十三个昼夜的航行,抵达葫芦岛登陆,滇军士兵才知道他们被运到东北战场了。5月底,已经脱离60军建制的184师在东北民主联军的强大军事压力下,到了进退维谷的地步,师长潘朔端决定率部在海城起义。

潘朔端找来第552团团长魏瑛,表达了自己想起义的想法。魏瑛表示要起义就得赶快和东北民主联军联系!众将领统一认识后,潘朔端亲自写了封短信:“民主联军第四纵队司令勋鉴:贵军倡导民主,实为潮流所需,我滇军健儿,远涉数千里,为黩武者牺牲毫无价值。贵军如能谅解,愿步高树勋将军后尘。潘朔端”。

据魏瑛的回忆录记载:“我和师长潘朔端、副师长郑祖志说,派机枪二连连长高如松、运输连连长陈正富去送信。潘问我这两个人怎么样?我说他们好赌钱胆子大。潘、郑都说好。”

魏瑛把陈、高二人喊来,说:“我要去当八路。”他俩说:“我们也去。”魏说:“我不相信。”高如松和陈正富两人马上就跪下去说:“团长平时对我们这样好,我们如果说假话,就要挨冷枪打死。”魏瑛拿来一床垫单一撕两半,每人一块,让他们拿去和民主联军联系作记号。下午六时半,他们带着潘朔端写的信就动身了。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有一次讲起当年海城起义的往事,陈正富说:“我们出城没多远,跟在后面的高如松就不见了。于是,我坐在一块大石板上等候。一连抽了3支烟,还不见人影,只好一人提着二十响驳壳枪,顺着狭窄的山沟往一座闪着半明半暗灯光的小山村方向摸去。”

陈正富连续通过十几道岗哨,接近村子时,被民主联军哨兵发现。说明来意后,哨兵立刻把他带到了攻城指挥部,指挥部问明情况后又连夜派人把他护送到了纵队前线司令部。在见到东北民主联军第四纵队副司令韩先楚和参谋长蔡正国后,陈正富才向韩先楚面交了潘朔端的亲笔信。

韩先楚看了信之后,当即表示欢迎他们起义,说:“陈连长,我代表前线指挥部欢迎贵部起义。”韩先楚用电话向上级请示后,派出作战参谋邓东带上韩先楚的警卫员,随陈正富返城谈判。

1946年5月30日晨,184师在海城通电起义。这场起义,被朱德总司令赞为“揭和平之义旗,张滇军之荣誉”。

东北解放后,陈正富在东北娶妻生子。新中国成立后,他带着妻子和三个子女从东北回到了阔别20多年的老家。由于在火车上丢失了所有的证件,这位“老东北”回乡以后就当起了农民。

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落实“原国民党起义、投诚人员”政策,他才辗转联系到了老团长魏瑛,魏瑛当时在昆明翠湖边的云南农业展览馆工作。魏瑛称赞陈正富说“你是我们184师第一个有功人员!”在魏瑛的证明下,陈正富被落实了政策,开始享受相关待遇。这位身经百战的抗日老战士,在故乡平静地安度晚年,直到2000年以85岁的高龄辞世。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