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古渡悠悠楼子口
来源: 作者:郭春柏 发布时间: 2017年10月13日 09:32:00 文章点击数: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站在水富县向家坝镇楼子口古渡的石阶上,望着滔滔滚滚的横江水,心中难免波涛汹涌,思绪难平。

这里虽然是横江而不是长江,但是,从历史幽深的峡谷里奔涌而来的横江,依然承载着太多太多的故事,承载着太多太多的悲欢离合……

这条名叫“横江”的河流,它的上游叫“关河”,到了盐津县境内,与白水江交汇之后,它的名字就叫“横江”了。横江与金沙江交汇的夹角处,便是水富县城。

而在楼子口这个地方,横江则是云南与四川的界河。此岸是水富县的向家坝(旧称“楼坝”)镇;彼岸,便是四川省宜宾县的横江古镇了。

楼坝这一带,据说很久以前是僰人聚居之地,自古便是中原经四川入滇的“咽喉”,是秦汉五尺道和南方古丝绸之路必经之要塞。

1958年至2005年期间,四川大学和云南省文物管理部门多次到楼坝一带进行考古发掘。专家通过出土的大量青铜器、古陶器推断:早在春秋时期,巴蜀文化便由此向滇地渗透,远古岁月里通商往来的繁忙景象依稀可见。尤其是在楼坝片区发现的东汉古墓群,对于研究滇东北东汉时期历史文化提供了重要依据。

楼子口,像一部厚重的史书,见证着沧桑岁月。

所谓楼子口,便是一座二层木楼,底层是穿堂而过的通道,旧时的马帮商贾,要渡过横江,大抵是要从这楼底下穿堂而过了的。

通道两旁,堆放着不少光滑的鹅卵石,大概是从横江边上捡来的吧。

木楼二楼是一个展厅,展览着楼坝一带出土的古陶器、古青铜器以及古墓群的照片,还有一块大木匾,刻记着太平天国将领翼王石达开在横江一带与清军浴血奋战的史实。据介绍,清同治二年(1863年),石达开率大军进入四川宜宾县境内,曾在楼坝一带安营扎寨,用青石修筑工事。如今尚存的古石寨,便是石达开们的“杰作”。

无论是护国运动还是抗日战争,一方横江水土养育的川滇儿女,为了家国安康和百姓安居乐业,不惜血洒疆场,谱写了一曲曲可歌可泣的英雄壮歌。“天地沧桑留古渡,川滇舟马汇横江”“宝地一方人文彰魅力,古街千载风雨话沧桑”“月照横江流古韵,风萦楼阁淡春烟”“万里樯桅凭吐纳,一江风月任流连”……楼子口的这些对联,无不是对世事沧桑的慨叹!

古渡广场上,一块巨幅浮雕,分为“僰道沧桑”“丝路烟云”“翼王鏖战”“入滇护国”“革命熹光”“铁血抗战”等六个篇章,概括了楼坝古渡所见证的历史风云。

从楼子口往横江渡口,是一段陡而狭长的石级。我倒是没有数过,不过当地宣传部门的领导告诉我,石级一共八十四级。八十四这个数字藏着什么玄机呢?我不知道。

古渡口的“码头”,是一个月牙形的拜台。据说,多年以前,交通尚不便时,这古渡口倒也有几分繁忙景象,每天往来船只十余艘。那十余艘船只靠岸时,就拴在这月牙形的拜台周围。

那拜台为什么要修成月牙形的呢?据说,这其中是有些“道道”的,正如那八十四级台阶一样。相传,很久以前,横江对岸四川地盘上的玉兔山,是一只非常令人讨厌的兔子精,常常跃过横江,专门吃楼坝一带老百姓的庄稼。有人就设计了这个月牙形的拜台和这八十四级台阶,形成了一把“弓箭”,“箭头”就对准横江对岸的玉兔山。从此,对岸的那只兔子精再也不敢跃过横江来吃庄稼了。

如今,随着交通条件不断改善,从楼坝到对岸的横江古镇,从陆路上打通了捷径。如果开车,不要抽一支烟的功夫就到了。因此,昔日穿梭于楼坝与横江古镇之间的船只,也便停了下来。

船只停渡,樯倾楫摧,唯剩这孤零零的木楼子,立于破败不堪的古渡旁,作为这里曾经是古渡口的一个见证物罢了!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