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纸币的前身
来源: 作者:王瑞来 发布时间: 2017年10月13日 09:27:28 文章点击数:

校读司马光《稽古录》,于卷十二汉武帝元狩四年之下,看到有这样的记载:

春,作白金、皮币,销半两钱。

这一记载中的“皮币”让我很感兴趣。众所周知,世界上最早的纸币出现在中国,是北宋的交子,发行于十一世纪初叶的四川成都。此后,交子又启发了南宋政府,大量发行了纸币会子和关子。那么,在造纸术虽已发明、纸张尚未普及的西汉,这种皮币是不是就是区别于金属货币而类似纸币的一种货币呢?

虽然不治财政史,但一种解谜的驱动还是让我稍稍对皮币探讨了一番。

如果溯源,“皮币”一词出现得比较早。《管子·五行》载:“出皮币,命行人修春秋之礼于天下诸侯。”《国语·吴语》亦载:“春秋皮币玉帛子女,以宾服焉。”先秦时代文献中的“皮币”仅仅是皮与币的合称,指毛皮和缯帛,是古代用作聘享的贵重礼物。

然而,汉武帝时代的皮币则明显是作为货币出现的。因此,接下来,我们需要考察一下皮币的形制与出现的背景了。

《史记》卷三十《平准书》载:“乃以白鹿皮方尺,缘以藻缋,为皮币,直四十万。王侯宗室朝觐聘享,必以皮币荐璧,然后得行。又造银锡为白金。”

为何用白鹿皮,对原因文献也有记载。汉人荀悦《前汉纪》卷十三载:“是时,禁苑有白鹿,而少府多银锡。”

对于发行皮币的背景,《史记·平准书》载:“从建元以来用少,县官往往即多铜山而铸钱,民亦间盗铸钱不可胜数。钱益多而轻,物益少而贵。有司言曰:古者皮币,诸侯以聘享。金有三等,黄金为上,白金为中,赤金为下。今半两钱法重四铢,而奸或盗摩钱里取镕,钱益轻薄而物贵,则远方用币,烦费不省。”这里,《平准书》讲到地方滥铸和民间盗铸货币造成通货膨胀的背景,还讲到皮币的发行是受到古代诸侯聘享所用皮币之称的启示。此外,“远方用币,烦费不省”一语,也表明类似纸币的皮币较之金属货币便于向远方流通的认识。

《前汉纪》卷十三还简洁地记载了皮币发行的另一个背景:“四年冬,有司言关东流民凡七十二万五千口,县官无以衣食,赈廪用度不足,请收银锡,以白鹿皮造白金及皮币以足用。”这是出于赈灾之用的背景。

发行的原因应当不止是一种,促成事物的结果多是合力。不过,纾解财政困难当是主因。

关于皮币的价值,或者说币值,文献中也有记载。唐人司马贞《史记索隐》卷四在“为皮币”之下记载:“按《食货志》,皮币以白鹿皮方尺,缘以缋,以荐璧,得以黄金一斤代之。又汉律,皮币率鹿皮方尺,直黄金一斤。”由此可知,一块皮币,币值相当于黄金一斤。当属于大面额货币。

从前面引述的史料看,防止民间盗铸和地方滥发货币当是皮币发行的原因之一。那么,使用多为宫廷禁苑豢养的白鹿皮为货币材质,地方或民间则难以模仿。这便从客观上基本杜绝了民间盗铸和地方滥发,于无形之中把货币发行权收归了中央。
从皮币形制上看,除了尺寸大小是一尺见方之外,“缘以藻缋”也反映了作为货币的正规性。颜师古在《汉书·食货志》注释说:“缋,绣也,绘五彩而为之。”

文献记载还表明,皮币的发行出于汉武帝的意志,是武帝与当时的御史大夫张汤一同议定的。《史记·平准书》不仅有“上与张汤既造白鹿皮币”的记载,还记载了大司农颜异因为反对发行皮币而被罢官的事实。

在纸币出现之前的皮币,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了类似纸币的功能。时为公元前119年。
(作者系著名学者,日本学习院大学研究员,早稻田大学博士生导师。)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