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昆明城里觅孝园
来源: 作者:余 斌 发布时间: 2017年09月29日 09:40:06 文章点击数:

金汉鼎家祠。叶公超、张奚若教授曾先后居住此处。

我做“考古”确实比较业余,基本上无选题、无计划,碰到什么线索觉得有价值就做。的确是靠碰,有偶然性。如果预定目标,定向搜索,那太困难,因为你很难预想你要的线索可能潜伏在什么书刊里。

孝园的第一线索是在费正清回忆录里见到的。

费正清(John King Fairbank)是有名的中国通,他的弟子遍及美国外交界,很有影响。作为学者,费正清关注的范围并不限于中美关系,他长期致力于中国政治制度史和中国外交史的研究,他关于中国问题的许多观点在西方外交界和史学界有着巨大而深远的影响。规模宏大的《剑桥中国史》每卷均由多国专家分章撰稿,费正清是两位总主编之一。留心学术前沿的人会注意到,这套《剑桥中国史》,尤其晚清、民国以来各卷的某些观点,已经在中国思想界和学术界发生影响。1991年《费正清对华回忆录》在中国翻译出版,我买了本读。

费正清与中国知识界关系很深。早在1932年他就来到中国,执教清华。梁思成、林徽因夫妇是他最亲密的中国朋友,费正清这个中国名字就是梁思成替他取的。1942年费正清再次来华,身份是美国国务院文化关系司对华关系处文官和美国驻华大使特别助理。他来中国的第一站就是昆明,停留一周,任务是了解西南联大(主要是清华),也见见一些曾经留学美国的老朋友。所以,费正清的这本回忆录里颇有一些与西南联大有关的有价值的史料和线索,例如下面这一段文字:

张奚若,清华大学政治学家,阖家住在秦家祠堂,“他自己睡在供满灵位的祠堂正殿里,殿外四周是一个绿树成荫的幽静园子。”(引注:费氏回忆录中使用了许多本人当时在信札、日记或备忘录中的记载,引号内的文字属此。)

张奚若是联大政治学系的进步教授,系主任。抗战初期曾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后来发觉参政会乃国民党一党专政之工具,态度遂变。有次他把汇给他到重庆开会的路费退回,在电报上说“无政可参,路费退回”。时人称之。新中国的国名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中央采纳身为政协委员的张奚若提出的建议。张做过教育部长、对外文委主任和中国人民外交学会会长。我不熟悉政治学系,但张奚若时常见报,多少还是了解的,就想根据费正清这条文字线索找找张奚若的昆明旧居。

线索的关键词是“秦家祠堂”,四周是个“园子”。昆明本地姓秦的世家大户姓秦的似少见,我想到的只有一个秦光玉。秦氏乃云南著名学者和藏书家,上世纪初参与创办《云南日报》,做过几任云南图书馆和云南图书博物馆的馆长,名气不小。但秦氏原籍呈贡,昆明会有秦家祠堂吗?请教长者多位,均称未之闻也。余不得其门而入,乃罢。

时隔好几年,至l998年读《吴宓日记》才有转机。

联大教授居住比较分散,且多次搬迁。读《吴宓日记》,知吴来昆后起先住武成路铁局巷民宅,以后依次为西站农校、潘家湾昆师、玉龙堆清华教授宿舍和北门街清华教授宿舍。在昆师那一段,吴与同系的叶公超和哲学系的金岳霖三人合住一间寢室。后来叶公超的家眷由北平辗转来到昆明,叶迁昆师后院“孝园”阖家团圆,金岳霖、吴宓也迁离昆师,但吴因在孝园叶家搭伙(付费)所以仍常去昆师。

叶公超(原名崇智,以字行)是外文系主任,该系常有师生去孝园,以至孝园被称作“叶公超花园”。其时住在孝园的除叶公超家外还有叶的妹妹叶崇德和妹夫林兴鄂一家。两年后叶公超全家离滇,张奚若一家从西仓坡1号迁入孝园。这就是说,张奚若有段时间是住在昆师里面的孝园。但这和费正清回忆录说的张奚若住“秦家祠堂”仍对不上茬儿。

细心读《吴宓日记》,新线索慢慢出现了。从l939年至l942年,日记中“孝园叶宅”“孝园公超宅”“叶家午饭”“叶家晚饭”出现的频率很高,但有几次提到“金氏祠堂”:一次记吴宓迁居,吴将两个书箱寄存在“叶宅金氏祠堂”(l940.10.l0)。另一次记吴“仍至叶宅晚饭。张熙若全家已迁来,暂居金氏祠堂内”(1940.11.1)。同年底,吴宓偕女友张尔琼在孝园过新历除夕:“再至孝园,伴琼在鄂、德与奚若夫妇两家合晚餐,度岁。”(1940.12.31)张奚若字熙若。“鄂、德”即叶公超妹夫林兴鄂、妹妹叶崇德。另有一处提到“金墓”,说1940年初某日中午警报响,吴宓偕叶公超(叶氏其时尚未离昆)及某人“至超宅。即在金墓后坐息,以避之。远闻炸弹声……”(1940.1.5)

以上线索有两点提示:一、孝园和金氏祠堂(包括金墓)其实是一回事,孝园是金氏祠堂的专名;二、里面说的“金墓”使我联想到金汉鼎。今省文联会址即民国时期的金公馆。昆师校园里有金汉鼎家的坟我早就听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多次去师专(昆师今名)访友,问金坟,友告金坟已平,但坟东老房子还在。以后又多次去那片小树林转悠,见头发花白的老教师就探询,交谈,了解的情况就多了些,知道祠堂的石碑、石柱早毁,开初弃置于田径场起跑线附近,后不知去向。坟东老房子原属祠堂,上世纪五十年代做过昆师的校医室,后来因学生宿舍不够用,那老房子间架又高,就在原框架内加一层楼板,平房隔成两层楼作为学生宿舍。再后,学生搬走,老房子成了离退休工作处办公室,老对老,倒也相宜。但“孝园”之名无人说起,似乎都不知道有过这园名。他们习惯叫“金家花园”。

根据以上文字线索和实地调查,悬在脑中的问题最终集中到一点:费正清回忆录中的“秦家祠堂”和吴宓日记中的“金氏祠堂”究竟是什么关系?我大胆怀疑,《费正清对华回忆录》是英文中译本,译者可能将“金”误译为“秦”了。金汉鼎是云南名人,本地上岁数的一说都晓得。金原籍华宁海浒乡(后划归江川),讲武堂毕业,与朱德同班同队,在护国、护法战争中以骁勇善战著称,曾代理滇军总司令和云南省省长。一般译者不太可能了解相关背景,何况金、秦两字音近,误译是可能的。

不过,说误译毕竟只是推测,而且昆师校园内怎么会有个金汉鼎家的孝园,所以脑中仍然悬疑未释。得再查查资料。

一查就清楚了。翻阅省市文史资料,关于金汉鼎的史料倒不难找,但讲到孝园的我只见到陈开国、唐仿寅两位写的一篇《金汉鼎传略》(载《昆明文史资料选辑》第l2辑)。里面一段说:

汉鼎事亲孝,葬其父茔墓于昆明胜因寺后,袁嘉谷为撰祠堂记,陈荣昌为撰墓志铭,托李根源求章太炎作墓表,李根源请良工镌就,由苏运沪,再转海运至滇。于右任题“孝园”二字大于斗。撰墓联:“是孝子仁人之志;以昆湖翠海为园”。又广植松柏花卉,建精舍数间,享堂一座。文字撰题集一时一方之精英手泽于一园。

落到实处了,孝园即金汉鼎家祠堂。费正清回忆录中的“秦”家祠堂确系误译。

《传略》中提到的胜因寺早毁,其址即今校图书馆。袁嘉谷撰的祠堂记,杨荣昌撰的墓志铭,章太炎作的墓表,于右任题的“孝园”两个大字及墓联,还有精舍数间,统统无存。至于那幸存的老房子,从它一层平房相当于两层楼的高度推测,应该就是那“享堂一座”。享堂是供奉祖宗木主或神佛偶像的地方。据叶崇德的回忆可知,当年叶公超住的地方正是享堂。费正清说张奚若“睡在供满灵位的祠堂正殿里”,据此推断,张奚若的居所正是叶公超原先住过的享堂,今尚存。再据此推断,叶公超妹家住的该是那“精舍数间”,可惜“精舍”不在了。

关于孝园的兴建时间,推测起来当在l922年前后,其时金汉鼎任滇军代总司令兼代省长,此前此后基本上都在省外,戎马倥偬,怕无暇顾及于此。兴建孝园时云南省会师范学校(昆师旧名)尚在光华街云贵总督府旧址(今胜利堂),该校迁潘家湾新址是1935年前后的事。孝园有围墙,正门朝北开在龙翔街,朝南有门与昆华师范学校相通,面积大致相当于今昆明师专教师宿舍区。章太炎晚年在苏州设章氏国学讲习会,以讲学为业。李根源求章太炎作的墓表就地仍请苏州良工镌就,然后运沪转海路、滇越路运到昆明,多不容易。于右任的“孝园”二字也十分难得。可惜如今除残存一座两层小楼外,那些最具文物价值的文字撰题早已灰飞烟灭。

找费正清回忆录里讲的张奚若住过的“秦家祠堂”,原本想写一篇关于张奚若在昆明的随笔,未想在找的过程中积累了些与叶公超有关的材料,而张奚若的材料却不多,就只好转向叶公超,写了篇《叶落孝园》,写张奚若就放弃了。

至于金汉鼎,1950年后调北京任国务院参事室参事。1967年病逝,享年76岁。金汉鼎子女多,有个女儿叫金韵瑄,西南联大外文系毕业,后移居纽约。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