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圆圆香魂归何处
来源: 作者:曾 刚·文 李建国·图 发布时间: 2017年09月29日 09:37:46 文章点击数:

在中国历史上关系国家社稷的美女中,陈圆圆算是最具传奇色彩的一位了。然而,陈圆圆魂归何处?一直是后人眼中的不解之谜。

说起来,陈圆圆的人生归宿有五种说法:1.先死之说:见刘健《亭闻录》。2.自缢说:见孙旭《吴三桂始终》。3.投水说:见阮福《后圆圆曲·序》1681年冬昆明城破,“自沉于莲花池”;卜保怡《昆明莲花池历史文化解读》。4.出家说:其一,余兰仙说她“自望海楼再迁而入金马山,借梵修以自保”;其二,在昆明瓦仓庄三圣庵中发现陈圆圆“寂静”画像。直至清末,寺中还藏有陈圆圆小影二帧,池畔留有石刻诗“前身合是采莲人,门前一片横塘水。横塘双桨去如飞,何处豪家强载归?此际岂知非薄命,此时只有泪沾衣”。康熙二十八年,陈圆圆在庵内病逝,葬于商山寺旁。墓联曰:“尘劫中不昧本来,朗月仍辉性海;迷障里能开觉悟,净莲更出污泥。”横匾为“圆光寂照”。遗有《畹芬集》,大多词意凄切。5.隐居岑巩说:(今黔东南州所辖)但专家记者忽略了一点,在冷兵器时代,戎马倥偬,吴三桂会带着年老色衰,五六十岁的老太太征战?要带也是带更为年轻漂亮的四面观音、八面观音等妻妾。吴三桂在滇中颇多内宠,其中以两个姬妾“四面观音”“八面观音”尤擅专房。

相关史料记载,康熙十二年,清廷撤藩,吴三桂兴兵造反,自称为“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陈圆圆劝吴三桂学范蠡自卸兵权,泛舟五湖。吴不听,陈移居宏觉寺改名“寂静”号“玉庵”,诵经念佛。康熙十七年三月,吴三桂在衡州定天府(今湖南衡阳市)称帝。八月,一命呜呼。清兵攻入昆明,吴三桂孙吴世璠自杀,全家尽遭杀害,唯独陈圆圆得免于难。

晚年的陈圆圆诵经念佛,面壁思过,虽然她没有错!错就错在她美丽!而这美丽的错让她业障太重,她的苦心修行很难成仙得道,只能消业!她虽有英雄美人的青春岁月,但没有真爱。往日爱情重重,除了伤痛没留下什么!当青灯古寺,柔柔的晚风悠悠吹过,伤痛的心平静而寂寞,她有理由怀念一段美好的爱情!她怎么怀想?我们不得而知!

但我无意中在风流潇洒,饱读诗书的冒襄(字辟疆)《影梅庵忆语》里找到了这段擦肩而过的缘分。

冒在文中记忆:初见陈姬时“其人淡而韵,盈盈冉冉,衣椒茧,时背顾,湘裙,真如孤莺之在烟雾。令人欲仙欲死……蕙心纨质,淡秀天然,平生所觏,则独有圆圆耳”。让我们试着再现一下当初情景:

小陈一袭黄裙飘然而至,莲步轻盈,如暮霭中孤单的黄莺,惹人怜爱,谈话间常回眸一笑,心怯娇羞,就像晚风里的水莲花淡秀,她以(黑鸭子般低回婉转)的吴侬软语轻唱(今生跟你一起走)。冒公子识货,但不识趣,他本应怦然心动,然却蠢蠢欲动,佳人含情倾诉,他却听得像(黄莺)鸟叫!忽然风雨骤起,小陈急要回家,冒辟疆拉住她风过留香的衣角相约佳期。小陈说:“半月后,一起到光福看那‘冷云万顷’的梅花吧!”冒辟疆说要去接母亲,等到八月一起到虎丘赏桂。

等冒辟疆接母回来,路过苏州,却听说陈圆圆被豪强抢走了。他跟朋友谈起陈圆圆,惋惜自己没艳福,一再叹息“佳人难再得”,朋友给他一个惊喜:被抢走的是假陈圆圆,真陈圆圆藏身地很近,他可以带路,陪冒辟疆去看她。

于是冒辟疆与陈圆圆再次相逢,按照冒辟疆的叙述,陈圆圆见到故人后,十分惊喜,由于她刚刚逃脱虎口,惊魂未定,寂寞凄凉,很想与他作一番彻夜长谈。月光如水的夜晚,陈圆圆明白她必须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一旦错过,就终身错!不惜倒追,放下身段向冒表白托付终身的愿望。冒则很煞风景地委婉回绝了,借口说他惦念母亲,还要读书考试,又逢乱世,怕误圆圆……谈婚论嫁,他可没准备。然而陈圆圆说自己可以等。

陈圆圆不仅艳丽无双,还冰雪聪明,她硬是看好冒辟疆。第二天早上化了淡妆去拜访冒辟疆的母亲,搞曲线爱情攻关。无怨无悔的痴情让冒辟疆只是敷衍顺口答应,陈圆圆就“惊喜申嘱,语絮絮不悉记”!

来年二月,他再去找小陈,圆圆这次是真被人抢走了,抢人的是崇祯皇帝宠妃的父亲田弘遇。冒辟疆怅然若失,郁闷无比!错过这段缘份,冒辟疆后来娶了大名鼎鼎的董小宛,董小宛何许人也!正是那位年轻的顺治皇帝为了她而出家的美人!婚后还对陈圆圆念念不忘,写了深情款款的《影梅庵忆语》。而陈圆圆就悲催了,后来的故事就是她一生的遭际!被吴三桂、李自成、刘宗敏这些如狼似虎的乱世枭雄抢来夺去,没有尊严,谈何爱情?

那是个英雄美人、才子佳人的时代,美人爱英雄,更爱风流潇洒,饱读诗书,富于才气和正义感的才子。陈圆圆亦是如此。此次见面后,陈圆圆对冒辟疆情有独钟。为了守护这份爱情,在离乱中、铁蹄下被人抢来夺去的资深美女自然选择不跟老枭雄吴三桂乱,找个清静的小院“寂寞春归空观冷,清风独扫乱花平”。

笔者生长于嵩明,自幼关注地方文史,曾参与云南、昆明文史资料编撰。综合老师、前辈及文史资料,博采众长作如下推论:

陈圆圆于昆明城破前,将一些衣物扔进莲花池,顺盘龙江逆流而上,潜逃30里外(一天路程)的邵甸五山,化香箐的一个小寺修行,即今昆明盘龙区松华坝水库水源保护区。前些年有座“道人寺”,原本不叫“道人寺”,因有一位女道士在寺里修行,当地村民就称这座寺为“道人寺”。一代影响中国历史的美女应在此圆寂,葬于五山。上世纪80年代,白邑苏海村有位老友苏景云,酷爱文史,他上山采药找到了吴三桂小舅子的墓,有碑文;他姐的墓就在旁边,有墓无碑。要带我去看。但我当时年轻,俗务缠身,还没等我抽出空来探幽访古,苏老先生就已作古!翻遍正传野史,找不到吴三桂的小舅子,陈圆圆的弟弟,那有可能是保镖侍卫。

松华坝水源保护区,堪称昆明的一方净土,暗合圆圆美女“质本洁来还洁去,一抔净土掩风流”的心愿。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