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太阳城与云海梯田的罗曼史
来源: 作者:戚  洁 发布时间: 2017年09月07日 16:23:43 文章点击数:

初到元江,还未进城,我的眼睛便一刻也离不开道路两旁气势磅礴,连绵不断,山体略微朝后倾斜的黛色山峦,离不开延展在嵯峨的青峰下那条赤红辽阔的河流,以及从宝石蓝的天空与群峰间水柱一般凸起,花团锦簇地上升,幻化出无限生机的洁白云团,它们与车窗外倏忽闪过的榕树的浓荫,凤凰树上热情地向四周伸展的枝叶间怒放的红花相映衬,让我感到有些眩晕,却又不容自己有些许的失落。

我是有点醉了吗?

直到开始感到亲热地扑向四肢胸口的微微热浪,这才开始意识到,太阳城,本就该有这样的炽热与壮美。

那么,大江,热土,仿佛雕刻刀刻出竖形条纹的山川,丰富的物产,空气中浮动着植物与芒果馨香的这块坝子,就是我心中那块憧憬了很久却又揣摩不定的秘境吗?

篝火晚会上,响起彝家女的歌声和叮叮咚咚的月琴:

“阿老表,你要来尼嘎,不来就做不来尼说,别叫阿妹我白等着……”

彝族阿表妹的爱情表白,带着火把节的热烈与心跳,伴着烟盒舞欢快的节奏,嗓门又尖又脆,像云雀的歌唱,率真,直白,热情得有点烫人,与距离元江县城八公里的傣族者嘎村,那些蒙面唱情歌的姑娘小伙是多么的不同。

利用农闲织傣锦的阿妈,四个月才能给家人织出一件衣服,却一定要赶在蒙面情歌会开始前织出最灿烂、图案最漂亮的花手帕,交给未婚的儿女们……

你也许会说,用傣锦蒙面在槟榔树下唱情歌选对象,固然浪漫,未免太不透明,有很多的万一。可爱由心生,诗言志,先从动人的歌声里倾听出真诚与善良,勤劳与勇敢,难道不是一个重要的选项吗?

“东方的狂欢节”与“东方的情人节”在这里擦出迷人的火花自不待言,重要的是,彝族火把节,傣族蒙面情歌会,都是流传近千年的习俗。我们知道,不只是胸怀宽阔的红河母亲孕育了元江勤劳善良的哈尼族、彝族、傣族同胞的文化,让他们的生活蒸蒸日上,朔元江进入哀牢山,你会更深地体会到,绵延一百多公里,海拔超过三千米的哀牢山,虽然名字似乎透着点悲凉,却用它父亲般的刚强与丰富的森林土地资源,抚育着大山里的彝族、哈尼族、白族、汉族儿女,流淌出优美迷人,豪放粗犷的生命节律。

进山途中,我们正一路惊叹着在脚下退去的苍莽林海如何美到窒息,一幅云海梯田长卷已让我们迈不开步伐,目瞪口呆。

哈尼,这个有着苦难迁徙史的民族,来自一个叫做诺玛阿美的高原。相传,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被入侵者的闯入惊扰了甜梦的人们拖家带小,惊慌出逃,来不及掩埋遇难的亲人,一路辗转,过贵州,越昆明,终于渡过红河,在这里找到愈合伤痛,繁衍生息的宁静家园。凭着勤劳与智慧,他们在荒山野岭开垦出层层叠叠的梯田,纺织,狩猎,养殖……

迄今为止,位于元江县东南部羊街乡、那诺乡境内的连片梯田,核心区面积达9837亩。

眼前这些环绕至山顶的梯田,已播种了上千年。绵绵细雨中,隐约可见梯田顶端的小村庄,像是天上散落的花朵,在碧绿的稻田,身后曲线柔和的山岗,流转的云雾中静卧着,崎岖的小路,运载着哈尼人的希冀,在田陌与峰峦间延伸,让你体验到哈尼人从播种到秋收的艰辛。

可就在这样的劳作里,哈尼人把日子过成了诗。

栽秧节到了,人们说,这是秧姑娘要出嫁了,村子里要杀鸡宰牛,染成彩色糯米到田间祈福年内的好收成。栽秧的日子里,人们要穿上节日的盛装去栽秧,栽秧山歌在秧田里此起彼伏。小伙子会趁着挑秧的空隙挤到正在插秧的姑娘们中间说笑,暗地里希望黏住看上的姑娘,哪怕被甩得一身泥巴。

这么高的山上种田,水从哪里来?用那更高的山上流下的清泉灌溉,这米种出来该有多香!正如哈尼人的歌里所唱:谷米掉在地上,蚂蚁高兴三天。

农历七月,稻米将熟,为了保护收成,感谢神灵,人们要打着火把,舞着棕扇驱除邪魔。孩子们,年轻人要打磨秋。姑娘小伙也迎来爱情成熟的季节。

九月的新米节很隆重。当满山的谷米滚动着金黄色的波浪弥漫到天际,村庄里,火塘边满是新米的香气,日子就变得丰盈醉人。煮饭的阿妈,不会忘了把新饭盖在旧饭上,表示年年有余粮。阿妹大嫂簸出的碎米要喂鸡,表示生活富足,到了十月年,人们会把长街宴摆到天上去……

那诺乡,是一个云端上的村庄,一对孪生哈尼小伙“哈莫兄弟”给我们演唱了自己创作的歌曲《快乐哈尼》、《云海梯田》,歌颂父老乡亲劳动的欢乐,歌颂风景如画的美丽家乡,嗓音清清亮亮,和声中透着对优美风景、色彩的深情,富有生命力和感染力。这对毕业于师范学院艺术系的兄弟,已在乡上创立了自己的工作站,他们只想专心创作、演唱自己的歌曲,也相信家乡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位于元江县城东南部山区的洼垤乡坡垤村,是一个坐落在高山水畔的彝族村寨。山环水抱的村寨,依山坡建成一片鳞次栉比的土掌房,在雾雨中闪现出淡黄色的墙体,棕色的屋檐,在绿树碧水的衬托下,蔚为壮观。

这是一片用土筑墙,再架上横梁,铺上木材和黏土,用木棒锤实,形成平台房顶的二、三层小楼房。用这种办法建房,在当地已有五百年历史。

因为下雨,村里很寂静,光亮的石板街道少有人迹。山里人家围墙里探出的几支石榴树枝上挂着通红的果实,碧绿发亮的绿色柿花树上已经果实累累,家门口矗立着巨大的柴垛,屋檐下挂着金灿灿的包谷和火红的辣椒串子,显出主人家生活的细心与踏实。领着小鸡觅食的母鸡咕咕地叫唤,在门廊下坐着的老人面前来回踱步,显得很安详。

一位八十高龄的老奶奶和几位大嫂带来了村里保存至今的彝族文本,还合唱了彝族情歌“阿哩调”《蜜蜂找阿妹》。

一个三岁彝族小阿弟自己唱歌,跳烟盒舞,一直跳到我们离开,稚气的嗓音和灵动有范儿的舞姿里,透着山区孩童的欢乐与梦想。也许,不远的将来,他会成为一个优秀的民族舞蹈家。

泥土,这抹熟悉的暖,给这个深山里的山村染上了梦幻的色彩,村里的生活多了甜味,土掌房上升起的缕缕炊烟,让小山村的傍晚飘渺,悠远……

三天的采风一晃而过,忽然有些不舍。

在一些山区的农村,我们见到最多的是老人,妇女孩子,因为青壮年大多外出打工去了,他们会牵挂远方的亲人,也少不了孤寂吧。元江县城的建筑有些老旧,经济还欠发达……

也有欣慰,除了那诺乡的哈莫兄弟外,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广告设计专业的彝族小伙杨树林,毅然放弃到异地大学当教师、留在昆明创业的打算,已经在家乡元江县城设立了自己的“元江山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并与“云南省社会主义新农村大型丛书”编辑委员会、云南中华文明研究会协作,开启了年轻人回归故土创业的、全新的生命之旅。可以肯定,生活在太阳城,哀牢山区的各族儿女,一定会利用自己的地理资源优势,奏响新的乐章。

聚散终有日。离开元江那天,非常留恋元江两岸的青山,它们像一排排牵手的兄弟,面向蓝天与江水沉思,祝愿他们拥有属于自己的好梦……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