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抗战遗迹昆明苏家村
来源: 作者:南 天 发布时间: 2017年08月11日 09:55:50 文章点击数:

西碧三庄内的潘琪别墅

或许就因为苏家村背靠西山,面临滇池,空气清新,环境优美,且植被茂密,水陆交通便捷的缘故,抗战时期,除了众所周知的“西园卢公馆”外,还有许多远征军将领、昆明的达官贵人,包括英国传教士、省內外知名的工商业主,都曾经在苏家村修建过公馆、别墅、庄园甚至厂房,他们之所以把家属或产业安置于苏家村里,其主要目的是避免日军轰炸昆明而造成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相对来说,龙门村(山邑村)留有西南联大教授周培源先生的住宅,只是“个体现象”;而在苏家村范围内,公馆、别墅,则屡见不鲜,可谓是“群体现象”。

从南往北算起,排在苏家村村南的是“西碧三庄”。人称“西碧”,现为“云南艺术职业学院”教师宿舍区。为何是“三庄”而非“山庄”呢?原因是里面共有三户人家的别墅。其主人分别是:昆明某银行经理潘琪、昆明某大戏院经理魏伯光、昆明同庆丰商号老板王天传(王天传是“钱王”王炽后人)。其中,潘琪、魏伯光的别墅,均为砖混结构的法式建筑,一楼一底,平顶屋面有阳台,旋转形楼梯有扶手。外墙除人造石勒脚外,均为人工拉毛墙——即故意弄得凸凹不平,据说有隔音效果。潘琪、魏伯光别墅,现保存完好,为西山区文物保护单位。

王天传的别墅,则为土木结构的中式建筑,单层瓦屋面,屋顶吊有顶棚,地面为龙骨木地板,据说有冬暖夏凉之功效。现已不存。

“三庄”总占地面积约20多亩,四周均有砖砌围墙。因为是三户人家相聚共住,故而内部也有石砌隔墙(隔墙后来划给“西南干部文化学校”时被拆除)。且各家均有自用的水井和厕所,对外也有各自的大门。除三栋别墅外,其余空地,大多栽种多种植物,如紫竹、缅桂、梧桐、刺柏、洋菊花等。而潘琪夫人墓,也在“西碧三庄”內,其陵墓也是法式风格——即只有墓碑而无坟堆。

在苏家村上端,即“蜈蚣桥”上方,则是当时的昆明市长裴存藩的别墅。该别墅一楼一底,土木结构。前有天井,后有花园,占地约600多平米。抗战胜利后,人去楼空。新中国成立后,该别墅最初为“苏家村小学”所在地,后为“龙门大队”办公处。十多年前被拆除,现新建为“苏家村老年活动中心”。

沿“蜈蚣桥”往下100米处,是英国传教士易先生的别墅。该别墅一楼一底,属砖木结构的英式建筑。另有他的西医诊所平房数间。据村里的老人讲,易先生传教并不成功,因为苏家村人只信原始宗教(即山神土地、天子龙王之类),不信洋教,故而他没有发展一个教徒。但他会西医,待人和气,当时村里的大多数人都请他看过病,人们管他叫“易先生”。该别墅曾被围在“西南干部文化学校”校区内,后归“铁道兵新管处”使用,再后为“云南艺术职业学院”校区;该别墅10多年前被拆除,原址新建了“云南艺术职业学院”的学生宿舍。

沿村中公路向北80多米处,是“桃园三庄”。“三庄”也是在抗战时修建的,均为砖木结构的中西式平房。其主人分别是段纬、赵家遹、萧扬勋。段纬,云南巍山人,时任云南省公路局技监,兼任滇缅公路全线工程总指挥。新中国成立后任省政府顾问、参事。赵家遹,云南通海人,时任云南无线电局广播台台长。新中国成立后任昆明市邮电局副局长。萧扬勋,昆明人,早年留学于日本、美国无线电专业,时任云南防空处处长。新中国成立后任云南邮电管理局局长。“桃园三庄”的规模建制,不及“西碧三庄”。因为相对简陋,新中国成立后便由土改工作队做主,分给苏家村几户没有住房的贫困农民居住。而十多年前,这几户村民在此基础上拆旧建新,至今没留下任何痕迹。

在“桃园三庄”左下方的80多米处,是远征军副司令长官杜聿明的别墅。该别墅为砖瓦结构的英式建筑,一楼一底,并配有车库,面积约200多平米。新中国成立后被围在“西南干部文化学校”的校区内。其别墅曾为“西南干部文化学校”校长办公室兼会议室,后来作为“云南艺术职业学院”院长办公室兼会议室。

沿“桃园三庄”往北200多米处的公路上方,则是远征军将领邱清泉的别墅。该别墅为砖混结构的法式建筑,一楼一底,约200多平米,四周均为花园。新中国成立后被省委党校前身——“西南革命大学”作为校长住所。后改为省委党校时,也曾是校长住所。

在邱清泉别墅下方300多米处即公路下方,是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的别墅。该别墅为砖混瓦结构的中西式建筑。在主体建筑的西面,连接着一个供卫兵吃饭、睡觉用的四合院。该位置紧贴杨家村,与杨家村码头仅隔一道围墙。和邱清泉别墅一样,新中国成立后被“西南革命大学”围在校区内。党校人称这里为“老校部”,而苏家村人则称这里为“码头上”(因为一出门便是码头)。该别墅在10多年前被拆除,其原址现为省委党校办公大楼。

其实,在省委党校校区内,还有七八栋法式小别墅和两栋中式四合院。小别墅曾做过省委党校的幼儿园和职工宿舍,四合院曾做过省委党校的卫生所。但因年代久远,村里80岁以上的老人所剩无几,往后的人也说不清它原来的主人是谁;而省委党校的管理人员也换了一批又一批,更是无从说起。

从省委党校往北200多米处,即现在的云南武警总队医院上方(人称小南山),与现今的“紫园”仅隔一道围墙,那里也有一幢很精致的法式别墅,其主人姓名不得而知。其别墅至今还在,现为云南武警总队医院的干部疗养院。

从小南山往北仅隔一道围墙,便是邃园(改革开放后,曾改名为“愚华山庄”,现叫“紫园”)。其实,整个“邃园”或是“紫园”共有三道大门,现在依然存在。按中国“各开各的门、各上各的坟”的习俗理解,整个邃园应为三户人家所有。而现在所谓的“一、二、三号楼”,其实是一种主观的自我猜想和编排。因为假如同是一户人家、或者同是一个单位,绝不可能沿着前面的同一条公路去开三道大门的这种做法。据《西山区志》所载:那是何应钦、卫立煌、杜聿明的别墅……

但据苏家村、杨家村的不少老人回忆说,邃园当时是“美军情报中心”。因为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正式向日本宣战,除了“自愿援华”的飞虎队被改编外,美军来华参战,包括情报机关的介入,也是合乎逻辑的。那就是说:邃园——紫园的前身,曾是“何应钦、卫立煌、杜聿明的别墅”:但如同卢汉把“西园公馆”让给“飞虎队”做“疗养院”,重新在安宁温泉另建公馆一样,他们把各自现有的公馆让给美军作了“情报中心”,重新在苏家村里另建了更加隐秘的别墅。这,或许才是历史的真相。

但不管如何,“邃园”或是“紫园”,那也是远征军诸多将领居住过的地方。详情可阅西山区文史资料第十二辑《湖畔西山》,这里不再赘述。

除上述的公馆、别墅、庄园外,抗战时期,还有不少私人厂家,为躲避日机轰炸,曾在苏家村这一带修建过不少临时厂房。比如著名学者、新中国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傅道伸创办的“裕滇纱厂”——即云南纺纱厂的前身,便建在龙门村右侧。当时苏家村有不少妇女在里面做过纺纱女工。而“裕滇纱厂”的隔壁,便是外省人开办的“新生机械厂”。该厂专门生产简易农具,如模仿自行车原理用脚踏的“滚筒式打谷机”之类。这两个厂是1953年以后才搬离西山的。留下的车间、宿舍等建筑物,分别划拨给部队和军工企业使用。

而在苏家村上村——卢汉出资修建的“义学”后面,即松隐寺下面,则有人在这里办过“火砖厂”(即耐火砖),采泥点便在西园隔壁的红泥咀——即现在的省委党校鱼塘边。该厂在新中国成立后,被“人民公社”后的“生产联队”接手,也曾经生产了几批耐火砖,但因为师傅已走,技朮不过关,产品不达标,只好搁置了。其厂址后来归西山区粮食局使用,新建了两栋仓库和一个尚未完工的面条加工厂,即苏家村粮库。

在苏家下村——李家果园后面,即易先生别墅下面,则有几个上海人来租用李家农田,办过“木具工厂”,其产品并不定向,完全根据客户的要求制作;如建筑上用的门窗、居家用的桌椅床凳、也包括木制农具——木制水车、木制风箱之类。该厂抗战胜利后搬走,没留下任何建筑物,所以被李家恢复为农田。

在前面提到的“桃园三庄”隔壁,有一个本名叫陆根泉的宁波人来办过“营造厂”。该人其实是一个“建筑承包商”,抗战之前,便已在上海建筑行业挣下了“知名品牌”,如当时的中国银行、中国银行职员公寓、大同公寓、漕河泾监狱、市中心区医院、上海百老汇等一大批优质工程,便是由他承包建造的。抗战爆发后,他率领手下精英300多人迁至昆明。除上述的西园公馆、西碧三庄、桃园三庄及大量的西式公馆、别墅外,还承包建筑了后来的南屏大戏院、昆明胜利堂等多项西式建筑项目。有人说他是戴笠手下的军统特务,“建筑承包商”只是他的一件合法外衣。但不管怎么说,他在抗战时期来到昆明,来到西山脚下的苏家村,建造了大量的供远征军将领使用的公馆、别墅及庄园,包括昆明的胜利堂等,其功劳是不可否认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陆根泉率领该厂总部人员去了台湾,参与修筑金门、马祖的防御工事;而留在苏家村的分部,则为卢汉起义时,参与修筑“昆明保卫战”的工事……最终,留在苏家村的是一排宿舍和一个车间。宿舍后来也作为“西南干部文化学校”的宿舍用,车间则改为该校的食堂。再后来,车间和宿舍都被云南艺术职业学院拆除,新建为师生共用的多层餐厅,至今只剩下一道铁皮大门及半个门卫室。近日为创文明城市,那道铁皮大门已被改成围墙,只剩下一堵门卫室的石砌山墙。

从上述资料可以得知,抗战时期,在苏家村的地面上,仅仅一公里左右的地方,竟云集了军方将领、党政要员、名商大贾、工商业主三十多家,或公馆、或别墅、或庄园、或厂房。由此可见,苏家村在云南抗战时期因其优越的地理位置及其发挥过的独特作用,确实非同一般。甚至可以说:昆明是中国抗战的后方,而苏家村则可谓后方中的后方。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