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回望那条河
来源: 作者:陈德寿 发布时间: 2017年08月11日 09:50:15 文章点击数:

我是畅游在河里的一尾鱼,无论我游得多远,曾经历过的那些河段,总给我留下岁月不可磨灭的记忆……

那些最初的清纯而生态的河流,给我的少年悄然带来的滋养又是这般的经久,我在这些看似零星的滋润里不断得以丰满而生机勃勃。尽管我经历了一条河又一条河,而且一条比一条宽阔,一条比一条更加壮观。但是,每每回望,那些星星点点往事,依然令我一往情深,感激不尽。思念、感激、遗憾,总在脑中萦绕不断,有的甚至越绕越浓。

我想请我初中时的语文老师吃顿饭。现在听起来有点荒唐,这年代谁稀罕?渴盼请吃的年代早已过去,可我的想法恰恰产生于那个渴盼请吃的年代,可见我的愿望多么年深日久。

1973年初中毕业以后,我再没有见过我初中时的语文老师许百钧,后来听说他调昆明华侨学校了,再后来又听说他当上领导了。虽然这期间我也有了上昆明的机会,可我不敢去打扰他,我只希望,他总有一天会回到他工作和生活过的故地,我能见到他,并实现我的愿望。可惜上天似乎有意封锁了他来芒市的消息,直到前不久我问起一位熟人,才知道他来过芒市。更让我吃惊的是他已于去年驾鹤西去。唉,又一位我心中惦记着的长辈,悄然而逝。

我之惦记,不过是些点点滴滴的往事,于他人来说,或许无足挂齿,而于我则弥足珍贵。

许老师是我们班的语文老师。可他对我们就像是班主任一样,他一有空就来教我们吹口琴。口琴伴我度过那段孤独与彷徨的青春期。许老师还给我们讲完整版的《水浒传》,这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评书。初中时,我的语文一直不好,或许是因为五岁时动过全麻手术的缘故,我特别怕背书,总觉得大脑浑浑噩噩,记忆糟糕透了。而且作文也一塌糊涂,可是有一次,我的作文居然得了70分,这也是我初中阶段最高的一次作文分,时隔四十多年后的今天,我仍然铭记着许老师的批语:作文进步很大,多读多写,一定会写出更好的作文。那时的初中课本,多选有伟人诗文,许老师的讲授,深深地吸引了我。初中毕业进工厂当了一名工人,而我的阅读兴趣一直集中在毛主席和鲁迅的诗文上。当恢复高考时,我一个初中毕业生能够跻身高考并名列孙山前。后来,每当我写作遇到困难而踟蹰不前甚至想要放弃时,我就会想起母亲,我小时候她给我讲了那么多的故事。若是放弃,岂不辜负了母亲?而当我听到我的语文老师去世的消息,我突然意识到,同样我也对不起我的语文老师。

如今,回望源头,我不无感慨,老师传道、授业、解惑,不是要车载牛驮才算得上是恩师,只要有那么一点,深深烙在学子的心中,有所启迪,这就足以让学子们感恩一辈子了。

我的人生之路,虽离不开我的勤奋,然而在艰辛坎坷的前行中,总有一个个像许百钧一样的师长以他们人格的魅力,将那些点点滴滴的知识、智慧汇集成一条条涓涓细流——滋润着我,让我人生的履历有模有样。如今,无论我游得有多远,那些曾有的风景,曾有的润泽,早已融汇在我的生命里,我的一言一行,无不在我一直畅游不息的河流中释放着这些宝贵的元素,影响着我身边那些至纯至爱的人们……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