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富民故事: 红军长征过拖担
来源: 作者:李建华 发布时间: 2017年08月11日 09:48:12 文章点击数:

作为富民人,早想到拖担走走。这个小山村在富民本地人看来实在普通,甚至很偏僻,但在昆明驴友心中却是世外桃源。更何况在明清时代,这里曾是禄丰——富民古盐道的必经之路,也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过富民的最后一站。

拖担并不远,离县城仅十来公里,一路顺着狭长的山谷驱车进去,虽然道路狭窄,多数地方只容一辆汽车通行,但全是水泥路面,倒也顺畅。

栎树湾,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庄,前临深谷,背倚青山。顺谷上行几百米就是拖担水库——富民县城自来水水源地。群山如黛,绿水如镜,正是踏青的好去处。到水库边时,刚好看到有一群驴友正在帐篷前吃饭,牛肉火锅煮得油花翻滚。谢绝了他们的盛情邀请,草坪上坐下来与他们聊聊。一驴友说,他们已经是第二次来这里了。这一次打算穿越古盐道,从九年坪到禄丰县罗茨,坐火车回昆明,路途大概有20公里,吃了饭就要出发了。

和驴友们告别后,我独自来到水库边。“噗通”一声,一只青蛙跃入水中,钻向深处草丛间。不过它想不到,它藏在水下近一米深处,还是被我的照相机拍得清清楚楚,因为这水是那么的清澈。几分钟后,青蛙想返回岸边,我用一根小棍子,把它一次次地吓回水底。在这反复地逗弄中,一幅幅形态各异的青蛙照片完成了。

“叮叮当当”,一阵铃声传来,山坡上的树丛中有几只山羊探出了头,一个牧羊老伯叼着旱烟袋来到了我的身后。见我坐在草坪上,老伯解下蓑衣,铺在草坪上说:“小伙子,不要坐在地上,这水库边还是有点潮湿呢,我天天满山遍野地跑,都不敢随便坐。”谢过老伯,坐在蓑衣上,我递了支云烟给他,他不要。老伯边咂着他的老草烟,嘴也没闲着:“可别瞧不起我们山里的老草烟,老辈人在这古道上赶马驮盐巴可少不了它。累了歇气的时候,咂上一锅烟,精神来了。晚上在树林里过夜,烟锅里抖点烟屎在身边,毒蛇小虫都不敢拢身。”

说起旧事,我更有兴趣了,老伯的话匣子也就打开了。“听我老爹(爷爷)说,从富民过清河、拖担到罗茨,再到禄丰黑井,是周边最近的一条驮盐古道。那时候我家门前的路上,每天要有几十起马帮经过,一驮驮的盐巴、大米、栗炭、洋芋,运往山里山外。我二老爹家还开过马店呢,歇店的人天南海北的都有。下面箐沟里那座石拱桥据说有几百年了,桥边的石板路上还留着一个个马蹄印子呢。每年土黄天,富民坝子里到罗茨温泉去洗澡的人满路都是。”

老伯咂了一口老草烟:“还听我爹说过有一件事最神奇,任何人都想不通。他十多岁时那一年,桃花开过个把月吧。有几天的时间,村前的路上忽然马帮出奇的稀少,蝴蝶却出奇的多,红的,黄的,白的,黑的,花的……密密麻麻排成队,一路从富民那边山外顺山谷飞进来,往罗茨方向飞去,一直飞了三天三夜。我们山里的蝴蝶也多,但从来没见过有那么多,而且还成群成队飞过。那几天还有几起行人从山外进来,看着就眼生,不像常常路过的生意人,村里人都觉得很奇怪。蝴蝶飞完的那天,有一队马帮进来,说是有红军来到了富民,县城周边几个村都住满了,叫村里人没事最好躲在山里或不要出门。第二天下午,果然有一队队脚穿草鞋,身穿灰布衣,头戴八角帽的人马从富民方向进山来了。我二老爹家马店里有一个伙计刚从外面回来,来不及躲进店里,被一位长官叫住,吓得直哆嗦。长官给他讲了些道理,叫他把店门打开,叫手下士兵从里面扛出了几袋大米和草料,然后拿了十几块银元给他。那个伙计不敢要,但那位长官执意要付钱,说他们是中国工农红军,是穷人的队伍,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又让他把躲着的村民叫出来,然后给大家讲了一通道理,动员大家参加红军。马店伙计那天就跟随红军部队走了,再也没回来过。”

老伯接着说:“后来进山的马帮说,红军头天晚上打下了富民县城,在卖鸡巷杀了顽固的郝县长,在石窝铺村枪毙了一个大恶霸。在县城里秋毫无犯,买粮食、盐巴、火柴都照价付钱。我爹后来听说,红军来的前三天,有大批的蝴蝶从束刻山上一路飞来,飞过东元、大营、县城、北邑、清河、拖担,飞往罗茨那边去了,沿途村里的人都见过。那完全是后来红军过富民的路线啊,天助红军,派那么多彩蝶来给红军领路呢。你说神不神奇?”

“新中国成立后,盐巴由政府统一购销,我们门前的路上来往的人就少了,最多就是那年修水库的时候。不过这几年又有一群群的人进来了,就像早上那些一样,背着大背包,有的还在这水库边搭起帐篷过夜。前不久还有一群,男男女女大概有一百多人,据说是组织夜里爬山比赛的。”

老伯咂完了两锅老草烟,站起身子,往山上望了望:“还是现在好啊,政府把水泥路都修到了我们山里,卖点洋芋、山药都不用人背马驮了,小娃娃读书也有专车接送了。这几天又开始往里修路,等修好就可以坐车到罗茨洗澡了,可以好好享福了。小伙子,你们好福气啊!”边说边提起蓑衣,上山赶羊去了。

抬头环顾,水库周围莽莽的群山,初秋的森林仍那样苍翠。水库对岸,挖掘机正在修路,一条新路将沿着山谷伸入深山,古盐道将成为历史。不过,在富民人的心中,这山谷中蜿蜒曲折的古盐道、饱经风霜的“红军桥”,那迤逦东来、翩翩北去的彩蝶,已成为一段难忘的记忆。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