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故乡青瓦
来源: 作者:乔兆军 发布时间: 2017年08月11日 09:45:29 文章点击数:

走在村子的碎石路上,故乡的青瓦房还在,一片片青瓦像秀眉像弯月,在夕阳的映照下,青得那么从容、闲散,那么心安理得。

青瓦有着最简洁的诗意,一片片顺着房顶层层叠放,像鱼鳞。阳光穿过瓦缝,投出好看的光线,细小的灰尘,在光线里跳跃。落雨的时候,雨像调皮的孩子,在瓦沟间蹦着台阶,一级一级,余韵袅袅。最后汇集在一起,在檐下挂起了一条条银丝,风一吹,雨线就曼妙地摇摆起来。

想起小时候,青瓦给我带来的乐趣。发现了巴掌大的破碎青瓦,宝贝似地捡了来,玩一种“跳房子”的游戏。即便再小的碎瓦,也是我们的心爱之物。用砖头轻轻砸成五分钱硬币大的“瓦籽”儿,一群孩子围坐在一起“抓籽儿”。更有调皮的男孩子,用碎瓦打“水漂”,瓦片在水面上轻盈掠过,一串串涟漪随之荡漾开去。青瓦丰富着我们的童年。

长大参加工作后,我仍然对青瓦有一种莫名的依恋。青瓦屋冬暖夏凉,烈日炙烤下,将燥热的身子移居于白墙青瓦的老屋里,一种凉意便倏然地袭来。这种凉爽没有风扇的生硬,也没有空调的霸道,就那么丝丝如缕,润物无声,让人身心舒坦。雨雪霏霏的冬季,只需一个飘着菜香的火锅,一家人围炉而坐,屋内便是一个温暖如春的世界。

故乡是一幅生动的木刻画,通常是父亲坐在台阶上抽烟,安静得像一块石头。母亲在灶屋烧饭,腾起的烟子,从青瓦的缝里逸出去,与无色的空气去融合在了一起,绵软的让人温暖而踏实。而那些糙米五谷、萝卜青菜,在母亲的侍弄下,总会随之从瓦缝里、从一切可以冒出来的地方透出诱人的香味,壮人筋骨。

夜阑人静,月亮洒下梦幻般的光,青瓦仿佛沾染上了薄薄的霜。月亮慢慢西移,在青瓦脊上投下一抺淡痕。我端坐于瓦屋纸窗之下,一张椅,一杯茶,因了这古朴的瓦,因了这温馨的瓦屋,内心满是安宁和满足。正如周作人所说:“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

年长日久,有的瓦被淘气的猫蹬得疏松了,被时光敲击得破碎了,瓦缝里长出了瓦松,瓦沟里落满了树叶。父亲请来瓦工检瓦。检瓦的师傅把屋顶的瓦拿开,清理干净,再换上一部分好瓦,检好的瓦屋又开始忠实地为我们遮风挡雨。

泥土做成的瓦坯,晾干,再历经火炼,即可涅槃成青灰色的瓦。我们说秦砖汉瓦,瓦的历史悠久,但它多是与最简单最平实的乡村联系在一起,一种勤劳和真诚,永恒地闪烁着神圣的光。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