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往事如书
来源: 作者:费 城 发布时间: 2017年08月11日 09:39:40 文章点击数:

站在充满沧桑感的顺城街景东会馆旧址前,不禁令人浮想联翩,仿佛再次回到了从前的岁月。 张 俊 摄

在茶杯里斟满花茶,清香四溢,沉淀,是时光的颜色和味道。透过旧宅庭院被风掀动的纸窗,我看到院前花坛上的木槿正将层层枝叶舒展,花蕾在薄暮下吐露芬芳。

倚靠在门窗上的脸被风吹皱了。平日里,我们埋头于一切,甚至忽略了四季的更替,以及青草和花朵枯萎时隐忍的苦涩。薄暮里,青草的气息在庭院里酝酿,一些细小的素白色小花在枝叶间晃动、颤抖。微风拂过时,一闪一闪的,如同花树上抖落的点点星辰。

突然想起那年那月,我们沿着铺满野花的山道踏青,鞋面上满是清晨的露水和青草的气息。树枝上的点点露水落在脸上,有种沁入肺腑的凉意。沿途,我们谈起那些人生中的过往,那些迎风消散的浅白记忆,如今,早已长成各自内心的风景,更日显繁茂了。

纸窗上残落着岁月的烟尘。许多时候,我们无暇顾及周遭的景致,漫看远山上的青草期期艾艾,在一岁一枯荣之间,以及花朵在瑟瑟秋风中暗自枯萎时强烈抑制的苦涩,竟显得如此美丽、触目惊心。

旧宅庭院,木窗虚掩,我在窗边阅读,翻阅秋天,如同翻阅昨天。那已经是多年前的事情,那个门槛上端坐的寂寥少年,思绪总是飞得很远。单薄无比的青春从来都是如此奋不顾身,直到某天有人在耳边淡淡说起,“其实和文字沾上边的孩子从来都不是最快乐的,他们的快乐好比贪玩的孩童,在人海中游荡到天边还不肯回来。”

多年以后,忘了某年某月某日,在那个花开的季节,我在院前的花树下捡拾被风吹落的叶子,在阳光渗透的叶面上,我分明看到写满整个季节的怅然与苦涩,一种久违的凛冽流遍全身。此去经年,那种迷离与绝望只有自己知道。

有人说,人为什么喜欢旧的东西?因为上面有时间的印痕。在一个阳光和煦的正午,我在窗边阅读,我深信会有一天,时光潦草地翻过一页,呈现的将是另一番新的天地。如同草地拂过的清风和流云掠过我们生命的河床,吹开那些暗藏的阴霾,剩下彼此透明的心,被晨露濯洗,被阳光照亮。

脚上踏着星光,我独自穿行于那些旧街巷,在如梦旧事中,渴望拾回那年那月那时遗落的脚印,以及花树下,你嫣然绽放的笑语。那年那月那天的旧山岗,那足下的野花和青草将记住你遗落在半途的叹息,同时见证我们一路走来的沧海桑田、艰辛迷茫、快乐忧伤。

汝之素年,谁予锦时?我们终将明白,某些人、某些事终有一天会从我们身边转身离去,甚至不留下任何可供时间追溯的只言片语。在人生的某些段落,总有些时候,是一个人独自寂寥,抑或难过。在寂寞无人处,神情暗淡,心中溢满忧伤,在回忆里转身,最后消失在街角。天空的巨型舞台,在寂静的轰鸣中绽放出生命的色彩,只是无人献花,无人喝彩。那些无声世界里的精彩繁华,退居在一个人的心里,大约只有自己知道。

岁月的风吹拂在脸上,独自在窗前斟一盏清茶,沉淀,是时间的味道和色彩。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