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老巷子如城市的心
来源: 作者:李 晓 发布时间: 2017年08月11日 09:38:40 文章点击数:

 

通向岁月深处的老巷子

在城市,我最喜欢的,是去那些老巷子里转悠。我感觉,这些老巷子,既如一座城市的心窝,也是这座城市所添加的日渐华丽的外衣下的旧衬里。那衬里,有老母亲昔日在油灯下细细密密缝补的针脚。

有人从高空俯瞰城市,会觉得那些曲曲折折的老巷子,又俨然似一座城市隆起的皱纹。一座城市的年龄在哪儿显示,不正是这些历经风雨还依旧蜿蜒于城市的老巷子吗?而那些弯弯曲曲的路径,就如同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坐在夕阳下老藤椅上如弓的背影。

老巷子里那些被脚印磨得光滑的青石子路,还有鹅卵石铺着的路,上面满满的都是岁月留痕的包浆。至于老巷子里那些青砖上爬满的青苔,则是最柔软最怜爱的体贴了。很多时候,身体与灵魂的距离,往往就隔着这浅浅的一层。

老巷子里,大多挺立或歪歪斜斜生长着一些根繁叶茂的树。老巷子里的荫凉,来自这些树的覆盖。我所在城市的老巷子里,住着友人孙二毛。夏天,人们在老巷子的树下纳凉,二毛坐在树下,往往一把蒲扇掩面,接着便响起了他断断续续的鼾声。风起时,二毛醒了,树上叶子哗啦啦地响,二毛把耳朵贴近树身,自言自语说,树又说话了。二毛还说,在大树的树身里,感觉有水汩汩流淌的声音。有一年老巷子里因为安装地下管道,被砍去了一棵树,我看见老巷子的人,自发簇拥在老树残留的根旁,低着头,像是在为老树的离去默哀。怀念的,是老树陪伴他们的旧时光。

有一年我坐长江上的慢船去南京,凌晨我去跟二毛道别,老巷子一闪一闪的路灯在薄雾中像打着呵欠。我在二毛的窗外,听见他在弹吉他,是南斯拉夫的《啊朋友再见》。二毛是怎么知道我要去远行的?我在窗外,最终没去打扰。二毛的歌声,在我两天三夜的行程上一直飘荡。

二毛住的老巷子里有一棵黄葛树,爬起来的虬劲根须附在一段斜坡老墙上,一眼望去如巨大浮雕。那年,孙二毛的老爹去世了,二毛把灵堂搭建在老巷子里,把老爹的黑白遗像挂在树根盘绕的老墙上,老巷子里的街坊四邻,无声地来到老爹遗像前。遗像上的老爹,面目和善清矍,白色胡须飘飘。这样一个慈祥老人,一生就住在老巷子的老宅里。大风起了,雷声中老巷子里哪家的门窗忘了关,老爹就会一家一家上前,能帮忙关上的,就顺手掩上一扇门,一扇窗。

二毛的老爹,是做烤鸭的,那烤鸭做得极香,金黄酥脆的烤鸭,上面撒满了香香的白芝麻。那年我在老城里的老巷子里游走,总爱去老爹的烤鸭店里买上一只,一个人就在树下啃得精光,嘴唇上沾满了油,用纸一擦,那纸透明泛光,我在树下点燃,独自笑出了声。后来,我遇到了老城里的姑娘,我们相爱后,我几乎每周都要去老巷子里买上一只老爹做的烤鸭。那年我还在大山下的一个乡镇工作,不久,他们一家人,把进门的钥匙正式交给了我。我感觉就像城门訇然一声朝我打开,这有老巷子的一份功劳,我不能对它忘恩负义。每次经过老爹的烤鸭店,我就要笑眯眯地问候一句老爹,孙叔啊,喝一杯了吗?老爹对我颔首浅笑。

老巷子里还有开中药铺的严大爷。戴着老花镜的严大爷,对病人望闻听切,用青筋暴露的手,为病人把着脉。这是一种最深的关怀,病人望着严大爷,有时感觉病就好了一大半。老巷子里还有好多手艺人,补锅的修伞的修脚的弹棉花的剃头的配钥匙的做糖葫芦的……这些看似貌不惊人的手艺人,他们就凭自己的手艺养活了一家人,活得有滋有味。他们与老巷子,相互紧密地渗透了彼此的一生。

老巷子,如城市的心,那里面包裹着最深的温暖。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