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富源海土司传略
来源: 作者:杨平原 发布时间: 2017年05月19日 09:37:12 文章点击数:

崇祯十一年(1638年)九月一日至六日,徐霞客考察南盘江源头由贵州入云南亦佐县,记下了亦佐县有两位彝族土司担任县丞:“亦佐县有左、右二丞,皆土司。左丞姓沙,在本县,即与步雄攻黄草坝者。右丞姓龙,或曰即姓海,在北,而居近越州。其地东自此岭而西抵箐口焉。东与亦佐西界中隔,罗平、陆凉二州之地间错其间,不接壤也。”徐霞客这段文字中的亦佐县就是今富源南部,亦佐县的治所就是今富源县亦佐村。这段文字告诉我们,明代亦佐县有两个土县丞:龙土司和沙土司,龙土司又叫海土司,沙土司是左土县丞,龙土司是右土县丞。沙土司管辖地就是亦佐县本县,而海土司的管辖地在亦佐县外以北,不与亦佐县接攘,中间被陆良州和罗平州地间隔。
县丞是仅次于知县的职位,徐霞客时代的亦佐县知县是流官,县丞则由当地土司担任,世代承袭朝廷封的土县丞职位。因为海姓土司被封为右土县丞,沙土司就是左土县丞。明代以左为贵,故作为本县的沙土司封为左土县丞。作为土县丞之一的海土司的地盘不在亦佐本县,其“辖地在北”,说的到底在哪里呢?
《明史》载:元末越州的龙海土司管理越州。明洪武十五年,沐英带领明军到达越州,驻扎在汤池山,龙海土司归附明朝,龙海土司派儿子阿资入京觐见皇帝朱元璋,向朱元璋纳贡,朱元璋仍授龙海为越州土知州管理越州。不久,龙海土司反叛,被沐英活捉,放逐到辽东。龙海土司在被押解去辽东的途中病死,阿资继承越州土知州职位。阿资性格执拗,洪武二十年,阿资与罗雄州营长发束等联合反叛明廷。《古越州志》记:龙海土司的地盘是今麒麟区的越州镇,陆良、富源甚至普安也有其老巢。阿资占着地利,扬言:“我有千军万马之勇,越州之地有万山之险,大明军队能消灭我们吗?”但实际上,阿资打不过明军时就投降,前后三叛三降,最终被诛杀。洪武二十八年,越州地被分拆给沾益州、陆良州、南宁县(今麒麟区)。
明代《土官底簿》记载:阿资在洪武二十七年被剿杀,他的儿子禄宁被送到普安的舅舅家抚养。禄宁长大后赴京纳贡马匹,明永乐三年(1405年)被安排到亦佐县当县丞。他死后由他的儿子海叶继位。海叶以曾祖父龙海土司的海字为姓,取名海叶。海叶之后有海珍、海禄、海岳、海嵩、海潮承袭职位。海潮在嘉靖十二年因功赐穿七品州判服饰。
《古越州志》载:永乐三年,禄宁被任命为亦佐县右土县丞,并没有到亦佐县地盘任职,而是与“沙氏分土而居”,仍然管理越州(汉军驻扎的越州卫除外)。明末清初,大西军残部进入越州时,居住在水城的海土司率兵抵抗,惨遭屠城,海土司逃走。据这个记载,徐霞客说的海土司所居近越州的地方,说的应该就是水城。
富源刘海老师给我提供的万历年间《刘氏祖宗世袭功名纪略》记载说:洪武十四年,大军克复云南,黔宁王沐英入滇,带领明军至越州,驻兵石宝山,龙海归附明军。明军中有一个叫刘泰的人,来自成都,是个文官,在沐英帐下效劳,受沐英委派去龙海家招降。由于海土司地盘上的土民是彝族,不懂汉语,刘泰去劝降时,还有一个人也起了作用,这个人就是《土官底簿》中记的把事博易。把事是土司身边的助理,相当于二把手。在刘泰和博易的劝导下,龙海土司率部向沐英出降,归顺了明朝廷。洪武十六年八月,刘泰带领龙海赴京进贡。九月十八日早朝,刘泰和龙海在奉天殿得到圣旨:与龙海冠带(官服)做土官知州。刘泰传谕协同管理。本年十二月,刘泰和龙海回到越州上任(据《土官底簿》记载,刘泰的官名是把事)。洪武十八年四月,刘泰再引龙海赴京朝贡(土官上京进贡是三年一贡),五月到京。十月奉命调拨辽东征讨,凯旋回籍。洪武二十年(1387年),刘泰同龙海、总兵官、定远侯,往金山、庆州等处,招抚群蛮,纳哈出乃来归附(纳哈出是成吉思汗四杰之一木华黎的后裔,纳哈出被北元封为丞相,他的兵力是北元的主要势力)。六月师回,龙海路卒。(比较而言,笔者认为刘氏族谱更可信,龙海归顺后两次随刘泰进京朝贡,服从朝廷调遣征辽东,得胜后回途中病死。不是《明史·云南土司传》说的归顺不久后又叛乱,被西平侯沐英抓了迁往辽东,走到盖州时病死了。如果是龙海土司叛乱,其子阿资也不大可能被明廷批准承袭越州土知州职位)。洪武二十年七月,龙海子阿资袭职。阿资性拗、乃造水城(今越州水城村),负固不服。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奉旨将阿资剿亡,堕(毁坏)其水城(今麒麟区越州水城村)。洪武二十八年,革除越州,将越州所管地方,分拨沾益、陆良,亦佐等州县管理,只留以王、文资二乡(以王乡即今越州大坡头,文资乡据目前所掌握的资料分析,推断是茨营乡。在民国时期分属曲靖县文华乡,沾益县安平乡和富源县物阜乡)。据《康熙平彝县志》记:海土司辖地在阿资被诛后从越州划归给沾益州的那部分叫海地上伍营、中伍营和下伍营(营相当于今天的镇),到清初海阔继承亦佐县右土县丞时,仍然实际拥有这块地盘。清顺治十六年,海阔归附清王朝。云南巡抚袁懋功奏请将沾益州海地的上伍营、中伍营、下伍营编为太平里、久安里和长治里,每里十甲,计入纳税纳粮数额的田地。而土司是不吃皇粮也不拿俸禄的,靠其管理的土地上的收成吃饭,每三年一次进京纳贡。康熙五年,清廷将海地三个营按清王朝制度编为里,按规定纳粮上税。久安、长治二里的辖地间杂在平夷卫地盘,就从沾益州划给平夷卫。康熙八年裁亦佐县,海阔在久安里竹园村建私宅,清廷安排他去越州,海阔不去。康熙三十四年,合并平夷卫(今富源北部)和亦佐县为平彝县,久安里和长治里是平彝县下辖里(相当于镇)。民国时,改里为区,久安区和长治区分为迤红乡、久安乡和吉克乡。
据2006年版《富源县志》记载,1947年,平彝县迤红乡吉克村最后一个海土司海庆南一家四口被杀,其家谱、金银财宝、枪支、子弹、牲畜及皇帝赐给的一件貂皮马褂被洗劫一空。此案经当时的省主席过问,经过初步侦查,为越州本族海中鳌幕后策划。他与海庆南为争夺势力范围曾多次械斗,为当地一霸。此案最终不了了之,而富源海土司绵延几个朝代的一段历史,也就这样画上了句号。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