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人文云南 >> 内容阅读
参加诺曼底登陆的福州人
来源: 作者:赖 晨 发布时间: 2017年05月19日 09:35:54 文章点击数:

我国领导人前年访英期间,在英国议会发表演讲时,曾提到二战期间,几十名中国海军学员参加了诺曼底战役,为中国海军争得了荣誉。这其中,就有四位福州人亲历了这次二战最大规模的登陆战,他们是葛敦华、江济生、官明和叶于沪。那么,这四位福州籍海军学员,又有着怎样的人生故事呢?

一人留英


1942年12月,国民政府根据需要,责令海军部选派人员赴英美学习海军业务,攻读硕士学位。其主要目的有两个:一是政治方面,用来象征与盟军并肩作战、同甘共苦的国策;二是军事方面,让中国青年海军军官能得到现代海战实践经验,学习掌握新式武器和战术应用。送他们去国外学习的费用,是美国给国民政府的军援款。

留学生选拔考试地点在陪都重庆,经过严格的文化考试、专业考核、外语测试、身体检查,74名青年军官成为第一批赴英美学习的学员。然后,这74人又通过“抓阄儿”,决定是去英国还是去美国。结果,有24人抓到了写有“英国”二字的字条,其余50人赴美。不过,由于战时交通不畅,抓完阄后,74位考生在重庆等了整整一年时间。

赴英的24名海军军官,带队的是海军上校周宪章,葛敦华被列为潜艇航海科第一位。葛敦华,1921年8月13日生于闽侯,马尾(桐梓)海校航海科8届毕业生,专攻潜艇航海。1942年,葛敦华从马尾海校毕业后,继续在海军学习鱼雷课程,经考核合格后,在宜巴要塞区第一总台实习。

24名赴英学员于1943年6月24日离开重庆,先到昆明,然后再从昆明乘坐美国人的飞机到印度加尔各答。

他们在加尔各答上火车到孟买,在那里等待商船组成船队,然后在舰队护航下前往英国。当时,学员们乘的是邮轮,整个船队由一艘巡洋舰和七艘驱逐舰护航。没想到,在地中海碰上了德国潜艇,葛敦华平生第一次见到了真正的海战。两艘驱逐舰脱离编队向潜艇进攻,一艘驱逐舰负责用仪器追踪潜艇,发出指示,另一艘则用深水炸弹攻击德国潜艇。最后,德国潜艇被打跑了。

葛敦华这批中国学员到了普利茅斯港,那里是英国的一个舰队司令部。很快,他们进了格林威治皇家海军学院,编成一个“中国班”开始学习。他们的第一堂课与战术无关,而是重温海军礼仪,这让在战争中一度窘迫得只能穿陆军军服的中国海军军官们激动不已。

3个月的短期培训结束后,中国学员被分配上舰实习。1944年3月,葛敦华和其余23位同学完成学习课程,获少尉军衔。值得注意的是,葛敦华、黄廷鑫、熊德树和邹坚等人都被安排在航空母舰上实习,显示了中国战后重建海军的雄心。

三人留美
赴美国的50人由海军少将刘田甫带队,江济生、官明、叶于沪就在其中,他们于1943年8月8日启程,10月28日抵美。

江济生1921年生于福州,马尾(桐梓)海校航海8届毕业生,专攻潜艇航海,和葛敦华、郭成森等人是同班同学。1942年,他从马尾海校毕业后,在巴万要塞第四总台实习。凑巧的是,江济生和赴英的葛敦华一样,也被列为潜艇航海科第一位。官明,1923年出生于闽侯,马尾(桐梓)海校造舰班毕业,海军造舰见习生,与同是专攻造船的闽侯老乡叶于沪一起赴美。

赴美学员到美国后,先到宾夕法尼亚州斯沃斯莫尔学院接受半年的基础教育。学习结束后,江济生等航海、潜艇轮机科的25名军官前往安纳波利斯海军军官学校继续深造……

围歼德舰
战时,葛敦华和其他赴英学员都到英军现役大型军舰上实习,到舰首第二主炮塔参战,平时到驾驶台参加值更,获得了不少战时经验。

在二战期间,纳粹德国海军的超级战列舰“俾斯麦”号和“提尔比茨”号对英国的海上交通线构成了极大的威胁,以至于邱吉尔把击沉这两艘纳粹巨舰定为皇家空军和海军的最首要作战任务之一。在皇家海军击沉了“俾斯麦”号后,“提尔比茨”号就一直藏身于挪威的峡湾之中,很少出战,但是这艘可怕的军舰无时无刻不在威胁着盟军援苏的北极航线。

1944年4月3日,葛敦华、黄廷鑫随英国航母“搜索者”号参加了英国海军对“提尔比茨”号的空袭。在这次作战中,6艘英国航母共出动了41架战机前往攻击“提尔比茨”号,“提尔比茨”号连挨15发炸弹,上甲板炸开了一个直径近2米的洞,还有一枚近矢弹炸伤了其右侧螺旋桨,“提尔比茨”号受到重创,从此再未出现在北极航线上了。

德国最大也是最后一艘超级战列舰瘫痪了,航母上传送着英国海军军官自豪的电文:“我们阉掉了一头野猪。”

鏖战诺曼底
1944年6月,美英联军在法国诺曼底登陆,开辟了欧洲第二战场,这是世界反法西斯力量在欧洲战场取得决定性胜利的开始。在美国、英国,所有参加过诺曼底登陆的官兵一直被视作英雄。

葛敦华和其他参战中国海军学员,一起在英美军舰上与金发碧眼的盟军战友并肩作战,向纳粹德军发起了攻击。中国军人现身欧洲战场,尽管只有“一个连”的战斗力,但他们英勇无畏的战斗精神曾令英国首相感叹,他们的名字使“D日纪念册”增加了几分重量。

葛敦华和黄廷鑫在“搜索者”号上,属于整个登陆舰队的警戒部分。出于保密,出发参战的官兵并不知道即将开始的诺曼底登陆战。6月6日,“搜索者”号远在战场外围执行日常反潜搜索任务,因为工作过于疲劳,葛敦华和黄廷鑫睡得比较早,翌日早晨吃早餐时,才从BBC电台的广播中得到了盟军登陆的消息。

葛敦华后来回忆说,和他同来英国的中国海军军官,全部参加了诺曼底战役的海上作战,有的在巡洋舰、驱逐舰上,有的在战列舰上,有的在航空母舰上,分别担任主攻和掩护任务。其中,原来在航母上实习的邹坚和熊德树被调到了最前方,担任登陆艇的见习艇长,直接参加了抢滩登陆。他们在这场对“二战”胜利起决定性作用的大决战中,冲锋陷阵几十天,立下不朽的功勋。

除了诺曼底登陆战,葛敦华还参加了南法登陆战。从法国北部打到法国南部地中海沿岸,在各地的作战中,他获得了许多海军实战经验。

尤为幸运的是,葛敦华、江济生、官明和叶于沪这4位生长于闽江之滨的年轻人,在大战中勇敢机警,无一伤亡。
中将军衔
1944年圣诞节前后,葛敦华、黄廷鑫等人回到伦敦报到,经过短暂的休整,即开始参加英国海军“上尉班”学习。正常情况下,上尉班学习期限为一年半,由于战时急需人才,受训期限缩短为5个月左右。1945年5月,葛敦华他们完成学习前几天,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葛敦华、黄廷鑫等7人留在英国,在潜艇学校继续学习了3个月,后前往英国远东舰队实习。随后不久,随英国舰队经地中海、红海、印度洋、新加坡等地,经香港于1946年2月回国。

1968年后,葛敦华在台湾历任“海军总部计划署”署长,“三军大学战争学院”院长,“海军学院”院长,获中将军衔。

2006年,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到福州访问,参观马尾中国船政文化博物馆,走到四楼展厅,忽然看到一张图文并茂的名人介绍,感到十分眼熟。未等讲解员说明,连战看清介绍中的名人,脱口而出:“这个人我认识,是葛敦华,人在台湾!”

2010年6月12日,葛敦华逝世于台湾,享年90岁。

不忘故土
1947年6月,叶于沪回国。1948年,他参加了筹建中国验船协会的部分工作,如参与翻译英国验船协会规范,负责文字统一、纠正错译、增补新内容等。

1949年,江济生、官明、叶于沪等人前往台湾。官明去台湾后,一直服务于台湾造船公司,历任台船设计组长,联合设计中心高级主管。叶于沪后来去了美国。1988年9月25日至27日,由辽宁、上海和四川三个学会共同筹备的我国老一代造船专家叶在馥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在大连举行,作为叶在馥长子的叶于沪携夫人专程从美国回国参加纪念活动。

1987年,台湾老兵可以回大陆探亲后,作为不忘故土的福州人,江济生几乎每年都要回福州一趟看望亲友。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