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热土》杂志 >> 内容阅读
巍山: 借不走的温软光阴
来源: 作者:左中美 发布时间: 2017年06月01日 15:14:16 文章点击数:

   一座千年的城楼,往事赋予它不可更改的名字:拱辰楼。

  千年的城楼,看不见的风霜。下面青石铺地的门道,一边门道里进去,上面说:魁雄六诏。一边门道里出来,上面说:万里瞻天。回过头,六诏的风烟不见,但见千年的古城,街巷纵横,市声晴暖。万里的云天依旧,山是山,水是水,光阴荏苒,繁衍着年复一年的烟火人间。古城巍山,是历史是往事,是光阴岸上,是人间风情。
  一如秋天绕不开轮回的季节,一如春风绕不开向阳的山坡。在古城巍山,有许多东西,你一定是绕不开的。
  比如巍山小吃。出了拱辰门往东(是往东么?)不远,“巍山小吃一条街”的门坊就在上侧。进去了,真的是,巍山各样的特色小吃全都在里面了,一根面,肉饵丝,巍山粑粑……在这里,我尤其钟爱的是那盛在簸箕里的核桃糖,麦芽熬的糖稀,裹上核桃仁,凝下来了,可以用刀切。告诉店家要买多少,店家拿一把刀,熟练地切下去,斤两往往能掐个准。你若是只看着拿不下主意,没事,在边上揪一块尝尝。在这“巍山小吃一条街”的上端,有一间带小院的饭庄,不记得名字了,里面的饭菜做得好,入夜在这院子的一个小间里吃饭,灯光从窗口切出去,打在青石的院落里。里面的菜,我这时候还记得一道,叫饵块炒鸡。
  再比如巍山文庙。文庙在城中的蒙阳公园里,听说这里面之前是一所小学。在这宁静的园子里,有很老很老的银杏树,还有很老很老的柏芷。夏天里去时,记得里面有火把花开得清妍;初冬去的时候,从大门进去不远,古银杏落了一地美丽的黄叶,古柏依然安静不语。我想起夏天里来的时候,也是早晨,园子的一角,有两三位老叔叔老阿姨在拉唱,一人看着谱子在拉二胡,一人在弹着一把说不出名字的乐器,一人唱着,手上比着姿势,咿咿呀呀地,最是有味。
  还有古街上那些卖了清物的小店。“清物”,我是只能这样称呼了,里面卖的那些物件,既是生活所需,又是清雅的艺术品。当中,有缠了各色布条的鲜艳的草墩,大大小小的;有小巧精致的提篮;有扎染的布画。店里卖的各种材质的扇子,有檀香木镂了图案的,有扎染的,还有画了仕女图的团扇,拿起一把来,将半边脸那么一遮,呀呀,真真像是一个美人儿。
  又有那些卖绣花鞋的小店,各色复古的绣花鞋摆得一架一架地,红的红绿的绿,像是一架一架簇拥着、挨挤着的春天。穿一双这样的绣花鞋,红花绿叶地走在古城的石街上,想必脚下,该能踏起一场数百年前的春风罢。
  夏天,入夜,街旁。一位精干的老者,穿一身白绸衫,随着音乐,拂袖起舞,舞步间古风飘逸,引得许多人驻足观赏。古街的前面是古楼,古楼的前面是月色。街灯轻浅,一月遥对,清辉里照见源源而来的时光。
  冬日正午的街旁有人卖了土蜂蜜,装成一瓶一瓶的,放在一个小架上。阳光晴明,蜂蜜温润。卖蜂蜜的人神色静宁。对面是一方卖凉虾和凉粉的小摊,几只小凳围着一方小桌。有撑着太阳伞的女子从摊前走过,安静的神色里,无声地透露出旧年的风情。
  古城楼是要登一回的。就等着,一番机缘。
  夏天里去时,到了城楼下时是中午。阳光明烈,上城楼的门安静地锁着,无缘上楼。
冬天里再去时,去到城楼下时又是中午(这该也是机缘吧)。上城楼的门开着,于是,沿着砖梯拾级而上。城楼上阳光晴阔,里面的茶间里坐了一对父子,年轻的父亲带着大约四五岁的儿子。阳光穿过古老的雕花木窗,打在铺着格子布的桌上。几个也是游客模样的人,先是绕着城楼走了一回,之后,倚着古旧的城堞拍照。风猎猎地拂上楼来。
魁雄六诏。万里瞻天。站在这城楼上看身下的古城,街巷相错,屋舍俨然。千年的城池缓缓展开,一笔一画,展开成一幅岁月静美的人间画卷。看着这城池时,心底里忽然地豁然起来:怪不得呢,在这方古城里,有着那样多馨香如墨、清婉如花的女子,原来便是这古城的气息里,一天一点浸染出来的呢。
  说起来,相隔着每日里洒扫缝补的琐细生活,这千年的古城,我也就来了那么一两回,跟借物似地。其间,扎染的披肩借走了;小吃街上香甜的核桃糖借走了;肉饵丝借走了;檀香木和仕女图的扇子借走了;巍宝山的风借走了;东莲花的茶借走了;古街上的月色借走了;八号院的阳光借走了。却,借不走这方旧城里温软的光阴。天地静阔,花开冉冉。
  我在内心里关于这城的最后的念想,它是这样的:选一个月色晴好的夜,骑一匹快马,从远方赶来,路过这城的身侧。远远的月色里,遥望那拱辰楼上,是谁,在月下临风一笑,倾尽一城芳华,万世风烟……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