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热土》杂志 >> 内容阅读
感恩石鼓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7年06月01日 15:10:08 文章点击数:

   每与万里长江第一湾遭遇,我的耳畔便会回响起儿时老师在提到祖国大好河山时,那无比自豪的声音:“山连云岭千万叠,家住长江第一湾。”壮丽优美的诗句,早已成为我心灵永久的珍藏。

  长江的上游——金沙江,从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嵯峨横亘的崇山峻岭中,以雷霆万钧之势奔腾而来,在云南省丽江市玉龙纳西族自治县石鼓镇,江面忽然展宽,水面浩渺广阔,由西北直泻而下的江水,至此折而东去,回旋翻滚、落差巨大的湍流发出的咆哮声,与两岸青山竞相争雄,奇伟瑰丽的景象蔚为壮观。一方山水,一方风情,如诗如画,如梦如幻……
  巨龙长江,在军事家眼里,她是天堑;在地质学家眼里,她是宝藏;在生物学家眼里,她是生物多样性的天堂;在经济学家眼里,她是清洁能源的温床;而在芸芸众生眼里,她就是一首壮丽的歌。
  长江,之所以成为中国长度最长、水量最大、流域面积最广的第一大河,能恩泽华夏,成为哺育我们中华民族茁壮成长的伟大母亲,在我看来,首先就应归功于石鼓的绝妙一转。假若没有在石鼓镇从西北折向东南的这惊天一转,那她就会像怒江、澜沧江一样,由西北直泻南下,很快流出国境,被老外称为萨尔温江或湄公河,也就没有了距此50公里的世界第一大峡谷——虎跳峡;沃野数千里的长江中下游平原,也将不复存在。大自然鬼斧神工、绝妙的杰作,在石鼓算是得到了经典展示。难怪前人有诗言:“江流到此成逆转,奔入中原壮大观。”从这个意义上讲,誉石鼓为中华第一鼓,该是当之无愧的。
  石鼓镇,位于长江第一湾南岸。这里群峦叠嶂,山势陡峭,险要至极;是金沙江上游的咽喉渡口,是滇西北通往康藏地区的必经门户。历史上,因山高谷深、交通闭塞、民族众多,被外界称为“天下神奇诡秘杂糅之处,孤悬江外情形特殊之区”。
  镇里有一对用巨石雕刻而成的鼓,因此得名石鼓。鼓亭雕梁画栋,飞檐翘角,古色古香,气派壮观。亭前的木柱上有一楹联曰:“金沙非画浑如画,石鼓无声胜有声。”“石鼓”二字的匾额,系集1963年郭沫若先生题纳西族画家周霖画展的手迹而成。鼓前的山坡上,矗立着一尊红军与当地船工握手的雕像和一座高大雄伟的纪念碑,碑身的正、背面,分别镌刻着毛主席的手迹:“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长征渡江纪念碑。”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打碑身流过,而碑始终屹立着,它仿佛是在默默地讲述着硝烟迷漫的往事,让后人的灵魂去接受那血与火的洗礼!
  1936年4月25日至28日,从湖南省桑植县刘家坪出发的红二、六军团,在贺龙、萧克和任弼时等率领下,就是由此渡江北上,于同年7月1日在甘孜与红四方面军会师的。当时,红军长途跋涉130余天,行程数千里,前有湘、川军围堵,后有滇军追剿,敌人数十倍于我;加之,渡船被国民党军或焚毁或匿藏,形势万分危急!然而,在纳西族和汉族人民的帮助下,英勇的红军凭着7条小木船,顺利过了江。7条小木船粉碎了蒋介石围歼红军的美梦。
  江流汩汩,声声漫漫;流年似水,时光荏苒。弹指间,80个春秋过去了。80载的霜雪轮回、时空转换,吹逝了几多流云,流走了几多江水,然而山河依旧。在丽江,至今仍流传着石鼓版的《十送红军》:一送红军街石坎,石坎凳凳雨打亮。石坎留下草鞋印,坎下秧呀秧苗旺。看一眼亲人红军啊,嫩秧不忍你们走,谷黄成米作干粮。七送红军花树下,这花名叫攀枝花。火红花瓣满地洒,那是红星种田坝。叫一声亲人红军啊,来年长出参天树,成材栋梁好当家。九送红军绵沙滩,细细绵沙潮汪汪。绵沙深含金江泪,泪水在我心里淌。喊一声亲人红军啊,快快上船牵好马,险风恶浪等闲划。十送红军金江上,江边石鼓咚咚响。石鼓原是贺龙擂,鼓声阵阵红旗舞。问一声亲人红军啊,红旗跃过金沙江,何时再把石鼓还?
  石鼓渡口,铅云驮湿雾,山色空蒙;江水腾细浪,银光粼粼。蹀躞于银辉色的沙滩,肆虐的山风尽情地撩起我的头发,我的悠悠思绪便追逐着滚滚东逝的江水随风奔驰。石鼓的山啊,蜿蜒连绵;石鼓的水啊,奔腾起伏。红二、六军团的1.8万余名将士、8百余匹骡马及大批辎重,在短短4天中,便靠7条小木船横渡这380余米宽的江面,我无法想象,那该是何等紧张壮烈的场面啊!贺老总临走时留下话:“我们还会回来的!”从此,石鼓人民年年盼,日日等,却总不见老总回归。1983年,萧克将军终于圆梦来了。在贺老总当年鞭敲石鼓之地,老将军肃然默立,浮想联翩,情意缱绻,久久不愿离去。在金沙江边,老将军掬起一捧江水,再让它从指缝缓缓滴落,一腔赤血心头涌,两行热泪腮边流……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改革开放的春风,唤醒了丽水金沙,吹绿了玉璧金川。远古创世纪神话般的民族文化,与现代的全球化时尚无缝链接,装点辉映下的丽江古城和石鼓古镇,已成为一种感召心灵的力量,为人们提供了独一无二的柔软时光,令都市躁魂在如痴如醉的纳西古乐和美妙绝伦的湖光山色中,得以栖歇、平息和慰藉。而今的石鼓小镇,已是中国大香格里拉旅游圈的红色经典旅游品牌,是世界自然遗产三江并流旅游区的著名旅游景点;镇内电网交错,交通便利,楼房栉比,餐馆林立,商贸兴旺,游人如织。镇里出产的阿西辣子,风味独绝,远近闻名,销往国外。
  每与万里长江第一湾遭遇,我所受的鼓舞、激励和感动,是那样的新鲜、深情和真切。先烈们用鲜血浇灌的热土,终于萌生出了鲜美的硕果;原先的夙愿,已在这方浑浊蒙昧的红土地上勃发出强烈的时代气息。我暗自想:当生者与逝者对话,当今天与昨天架起桥梁,遥迢延伸的路上,先烈们倾洒的热血必将继续育出更葱茏的图案!作别石鼓、告慰英灵的时刻,我以热情作召唤,拼凑了两首诗,我坚信,我的愿望绝不会是梦想——
 
其一
盘山绕岭出昆仑,
飞珠溅玉气势弘。
绝妙一转惊天地,
恩泽华夏润神州。
其二
万里转战渡金沙,
石鼓滩头暖似家。
江水滔滔流不尽,
诉与后人强中华。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