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热土》杂志 >> 内容阅读
悠悠古道遗韵
来源: 作者:朱法飞 发布时间: 2017年06月01日 15:08:57 文章点击数:

   一条不甚规整的石头路,在山坡与树林之间时隐时现,延伸向连绵不断的大山深处。地上的石头已经很苍老了,有的已经被马蹄打磨掉棱角变得光整平滑,有的被踏陷出一个个深深浅浅的马蹄型的窟窿。大大小小的石头上,长满了厚厚的苔藓,山风吹过,覆盖在石头上枯黄的落叶腐枝便无奈地翻滚摇晃着,极不情愿地飘向山谷……

  这就是延续了两千多年的那条古道——“西南丝绸之路”云南省丘北段。
  自踏上古道那一刻起,我的思维就开始错位,莫名其妙地升腾起一种苍凉沉重的感觉。我无论如何深切地体验和想象,却怎么也想象不出来,这条地处滇南深处穿梭于冲头大山和六郎大山之间一条长达5公里的峡谷中,穿梭于浓浓的树荫、乱石和随风飘摇的狗尾巴草之间,犹如长蛇般的弯曲的小径,便是秦代的“高速公路”五尺道了。在这让人目眩的高原峡谷中,山风在尽情地撕扯着齐腰的茅草和相互缠绕着的爬地松,毛茸茸的仿佛绣团似的狗尾巴草搅得我们心里一阵阵发痒,强烈的紫外线使我们几乎透不过气来,但我们都被这里的芳草连天和满山遍野的橄榄果弄得兴奋不已。拨开荒草树丛,踏着秦的五尺道,一块块磨得乌黑发亮,有着纵横交错龟裂的石板,便一点点从我们眼前移过,任凭岁月的无情打磨,当年刀劈斧凿的痕迹仍清晰可见。我估计从来都没有人真正去丈量过,这条秦的五尺道是否真正具有“五尺”。
  古道是历史的悠久步履,古道是时空的默默凝思。我看到的五尺道更是显得极其神秘和瑰丽,隐隐透着深沉博大的文化内涵和历史底蕴。据有关史籍记载:西南丝路大约出现在战国中期,即公元前4世纪,古道起始蜀国(今四川成都)然后进入云南,最终出口出境到缅甸、印度、南亚和西亚。云南省丘北段属于滇桂道,清雍正七年最为兴盛,一路经蜀、滇阳(今云南昆明)、小江口、腻革龙、大白户、树官塘(今树皮)、弥勒湾(今天星)、法白、马别河、广南、富宁、广西百色、幽州(今广西南宁),然后出境。以往,人们仅知道河西走廊的西北丝绸之路是中国通向西方的一条国际交通大道,殊不知,在此道开通的前两百多年,西南就已经出现了一条通往南亚、西亚以及欧洲的古老的道路,史称“蜀身毒道”。“蜀”为四川,“身毒”为印度。在这里,使我想起早在2000多年前,汉朝使臣来到云贵高原,统治这里的滇王和夜郎王分别这样问汉使:“汉孰与我大?”这意思就是说,汉朝的土地与我的领地相比,到底谁大?于是,汉语中才有了嘲笑他人妄自尊大的成语——夜郎自大。在世界的印象中,云南乃至整个西南,似乎自古以来就是一块封闭落后、与世隔绝的烟瘴蛮荒之隅。其实,这是历史的一个误会。因为,公元前122年,汉朝的张骞出使西域,回朝后给汉武帝的奏章中就专门讲到,他在西域见到了四川出产的丝绸、蜀布、邛竹等物品,是商人通过陆路从身毒贩运过去的。所经过的路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南方丝绸之路”,它比汉武帝开通的北方丝绸之路至少早两个世纪。当年在这被称为“蛮荒之地”的地方,人们为了打破地理环境的束缚,实现追求生存、经济交往和心灵沟通的愿望,以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勇气,开辟了这条隐藏于大山深谷和原始密林中的中国最早的国际大通道。回望五尺道,中原先进的铁器、棉布、瓷器就是沿着苍茫的古道涌了进来。西南边陲盛产的金银、玉石、象牙、药材又是沿着这条蜿蜒的小路源源不断地滚了出去,它成了内地与边陲不可多得的纽带。对于滇文化的形成和发展,其功、其德、其绩岂是轻轻几笔所能抒发!
  我们踏访的古道,是丘北段最奇险和至今保留最完整的一段,地处珠江水系上游的云南省文山州与红河州交界的323国道线和南盘江旁,藏于冲头大山与六郎大山之间的峡谷中。清光绪三年(1877年),丘北知县付炳墀留诗吟:“棒檄南来怕问津,邮程金马荞荆榛。江流地底穿山腹,路人天中避日轮。窟暗青林时卧虎,村荒白昼不逢人。微臣未有涓埃报,那合衡茅寄此身。”这是此段古道之崎岖艰险的真实写照。
  “五尺曲径通幽州,半边古寺立岩头。”在峡谷山头艰险处,至今仍保留古驿站——半边寺。半边寺又称云居茶庵,曾有住寺僧众,香火旺盛,建于清光绪七年(公元1881年),该寺依山洞形势而建造,通过之字形的石级小径,曲折而达寺宇。寺宇为一般木架穿斗式,半嵌于岩壁中,有飞阁流丹之势。寺内依岩石的凸凹,正堂有一尊观音像,两旁依壁塑有大小不一的人物形象和一个喷水龙头,观音面前塑有单座“韦驮”武士形象。拨开齐肩高的荒草和灌木,在山洞下我们找到了几处用厚厚的大山石垒成的墙角、引马石、石缸、碓窝、地灶和古碑,石墙和碑已被苔藓和树根覆盖,石缝中杂草、野花、仙人掌丛生。从那些用大山石垒起的断壁残墙上,不难看出,当年这些建筑的坚固和它所经历的久远年代。由于半边寺地处清幽灵奇之地,烟雾缭绕,古奇静雅,故有古诗云:“半壁灵岩半边住,半边风景半边雾,杨柳岸上柳如烟,红石岩头花滴露。”
半边寺曾是古道滇桂道上最为热闹繁忙的驿站,是过往马帮歇息、补充给养的必经之地,同时又是躲避蛮烟瘴雨、毒虫兵匪的好场所。站在面孔模糊的碓窝旁,依栏俯视,我立感头晕目眩,恍惚间,眼前出现了一副当年半边寺的景象:夕阳西下,从山下的古道上走来一队队马帮。马很累了,呼哧哧喘着粗气,赶马的汉子也累极了,跟随马驮前后,一个个满头大汗,袒胸露腹地敞开了羊皮褂,再扯下头上那顶脏得乌黑泛光的破毡帽使劲地扇着风,谁都懒得说话。听到山风隐隐约约的马铃声,半边寺崖角的马店也随之忙乱起来。马店的老板手里托着水烟筒,出出进进地交代店小二抬出切好的马料,给石缸加满饮马的泉水。满面喜气的老板娘更是显得手忙脚乱,一会儿大呼小叫喊店小二快将灶里的柴火捅旺,一会儿又扯着嗓子训斥伙计搬酒剁肉手脚太慢。马帮走近马店,赶马的汉子一下子来了精神,将散发着汗臊味的羊皮褂和包袱甩给伙计,嘴里骂骂咧咧嚷着粗话,一把抢过葫芦瓢大瓢大瓢地狂饮着山间泉水,然后乐滋滋地与老板娘打情骂俏,说笑声中走进飘逸着酒肉香味的房屋里。半边寺又迎来了一个灯火辉煌的夜晚……
  历史的步履在若干世纪中走过的这条效率卓著的古道,可以说是世界交通史上的一大奇观。众所周知,在“西南丝绸之路”国内段数千公里的旅途上,云南以其特殊的地理条件和人文背景,创造了独有的马帮经济和马帮文化,被世界纪念性建筑保护基金会(WMF)列入101个世界濒危建筑遗产名录。那么,云南的历史就是古道和马帮走过来的历史,我想。
  兴许是峡谷的险隘,是历史的巧合,还是历史特别关爱茶马古道,这个被大山和岁月掩盖的传奇故事,凝结着当地几千年历史的深度和厚度,凝结着几千年的沧桑与辉煌。中国民主革命的伟大先行者孙中山先生曾这样说过:“道路者,文明之母,财富之脉也。”就用这句话作为我本次采风的结束语吧!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