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热土》杂志 >> 内容阅读
把精彩留给世界
来源: 作者:贾 磊 发布时间: 2017年06月01日 14:55:59 文章点击数:

   在中国社会发展进程中,有两个不同凡响的法国摄影大师,他们都用镜头记录、反映了不同时期的中国。一个记录了十九世纪贫穷落后的中国,另一个记录了二十世纪中期至二十一世纪初期改革巨变的中国。他们两个人的名字,一个叫方苏雅(奥古斯特·费朗索瓦),一个叫马克·吕布。

  如果说方苏雅带着相机来到中国,多少还带有殖民色彩的话,马克·吕布却是用一种独到的眼光,惊喜地发现了东方古国正在迎来的新时代。因此,他用影像记录的中国巨变,连国人都自愧弗如;他对中国社会发展变迁的关注,超过了很多中国人,以至于他于2016年8月30日故去之后,许多中国友人都无比地怀念这位异国朋友。
  有人评价马克·吕布是记录中国时代表情的伟大摄影师,此话不假,从他在1957年拍摄的第一张中国照片就可以看出这一点。镜头里的中国妇女有点倦意,梳着中式发髻,穿着布衫。马克•吕布回忆说,这张略显淳朴又十分真实的照片,从此把他带到了中国。
  时间很快来到了20世纪90年代,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的神州大地迎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时代。一直用相机行走的马克·吕布,敏锐地捕捉到了中国即将发生的巨变。于是,习惯了“宁愿拍一些细节,即普通生活中微小的事情”的马克·吕布,更多将镜头对准了普通中国人的精彩瞬间——比如广州三元里的美女、海珠大桥下理发的人……这些与政治无关的小人物,却成了时代的象征和烙印。
  透过《中国印象》《中国:旅行瞬间》等脚步丈量出来的摄影集,马克·吕布一举奠定了他在中国乃至世界摄影史上独一无二的地位。珍贵的照片记录着中国从20世纪50年代到改革开放后的今天的发展足迹。马克·吕布见证了中国的巨大变化。
  如果将欣赏马克·吕布作品的目光放大一些,则《埃菲尔铁塔上的油漆工》《拿着花朵的女孩》等经典照片,是如此令人震撼。《埃菲尔铁塔上的油漆工》乍一看很普通,但照片所折射出来的背景和韵味让人过目不忘。在这张照片上,油漆工摆了一个类似舞者的造型,艺术化地体现出一个普通劳动者内心的乐观。据说当时为了拍摄这张照片,马克·吕布晕头转向差点摔倒,结果却留下了一幅绝世作品。
  《拿着花朵的女孩》拍摄的是马克·吕布在游行队伍中发现的一个孤独的女孩。在背着刺刀的士兵面前,女孩握着一朵鲜花,一脸的童真和无辜,体现着向往和平的强烈心愿。也许,比起她害怕刺刀,那些士兵更害怕她。马克·吕布就是这样,作品不受时间限制,没有偏见和色彩,也从不去分析或判断历史,只是从摄影师的视角去探索这个世界,呈现他所经历的一切。虽然他来自于以纪实摄影闻名的玛格南图片社,但他从不为既定的题目来拍摄,也很少接受委约创作。他的作品也很少表现血腥或是暴力,却总能留给世界一抹惊奇的色彩和印记。
  马克·吕布似乎天生与中国有缘,当他带着相机闯进中国世界后,一下子找到了创作的源泉和冲动。那些鲜活、平淡、真实的凡俗生活琐事让他无比兴奋。马克•吕布曾说:“我热爱东方,远超我们的城市,或者我成长的家乡。我们总是被不同的东西所吸引。”因为这样一种感情,他是玛格南图片社里,唯一用了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报道中国的人。
  事实上,中国摄影逐渐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也与马克·吕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大家都熟知的山西平遥影展就是在他的影响和推动下,不断走向国际大舞台,充分展示着中国崛起的足迹和形象。
  为了感激马克·吕布对平遥国际影展的推动和突出贡献,2002年,平遥县委、县政府正式授予马克·吕布“平遥市民荣誉证书”。从此,马克•吕布成了平遥历史上首位外国市民。
  让喜欢马克•吕布的平遥市民备感唏嘘和扼腕的是,2016年的平遥国际影展,他们期盼的这位特殊市民没能到来。一切成为永远的记忆。
  马克·吕布留给平遥影展的是一幅幅珍贵的画作,以及他在影展留言簿上写下的话语:文化无疑是《国际歌》的最佳主题。平遥将使我们怀着同样的情感来交流和对话,我们会发现东西方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遥远。
  聆听这些话语,再看马克·吕布的作品,不经意间会发觉,没有惊天动地,却总能从平实的画面中感受到一丝心灵深处的震撼。在马克·吕布生前22次访问中国的拍摄中,他跑遍了中国沿海的诸多城市,街巷里玩耍的小孩、沿海城市工地上的民工、街边下棋的老人……都成为他镜头里的影像。他让人望尘莫及之处就在于,其作品反映的并不一定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他却总能敏感地捕捉到当地人民精彩的生活画面,特别是通过一些细微的生活细节反映出一些重大和深远的意义。他的这些作品不但构图精彩,而且寓意深刻。
  他总在强调,不要说教,更不要评判,要让街头的陌生人走进你的镜头,因为他们是如此鲜活、平淡而真实,但恰恰这种凡俗生活琐事才最能让人兴奋,也最能打动人的心灵……
  《人民摄影报》原总编辑司苏实评价说,马克的照片对中国人来说十分珍贵,因为它贯穿了新中国几十年的历史进程。马克对中国摄影的感情有着深厚根基。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没有他的声望和号召力,不可能一下子取得那样的成功。
  马克·吕布悄悄在中国社会发展进程中,有两个不同凡响的法国摄影大师,他们都用镜头记录、反映了不同时期的中国。一个记录了十九世纪贫穷落后的中国,另一个记录了二十世纪中期至二十一世纪初期改革巨变的中国。他们两个人的名字,一个叫方苏雅(奥古斯特·费朗索瓦),一个叫马克·吕布。
  如果说方苏雅带着相机来到中国,多少还带有殖民色彩的话,马克·吕布却是用一种独到的眼光,惊喜地发现了东方古国正在迎来的新时代。因此,他用影像记录的中国巨变,连国人都自愧弗如;他对中国社会发展变迁的关注,超过了很多中国人,以至于他于2016年8月30日故去之后,许多中国友人都无比地怀念这位异国朋友。
  有人评价马克·吕布是记录中国时代表情的伟大摄影师,此话不假,从他在1957年拍摄的第一张中国照片就可以看出这一点。镜头里的中国妇女有点倦意,梳着中式发髻,穿着布衫。马克•吕布回忆说,这张略显淳朴又十分真实的照片,从此把他带到了中国。
  时间很快来到了20世纪90年代,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的神州大地迎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时代。一直用相机行走的马克·吕布,敏锐地捕捉到了中国即将发生的巨变。于是,习惯了“宁愿拍一些细节,即普通生活中微小的事情”的马克·吕布,更多将镜头对准了普通中国人的精彩瞬间——比如广州三元里的美女、海珠大桥下理发的人……这些与政治无关的小人物,却成了时代的象征和烙印。
  透过《中国印象》《中国:旅行瞬间》等脚步丈量出来的摄影集,马克·吕布一举奠定了他在中国乃至世界摄影史上独一无二的地位。珍贵的照片记录着中国从20世纪50年代到改革开放后的今天的发展足迹。马克·吕布见证了中国的巨大变化。
  如果将欣赏马克·吕布作品的目光放大一些,则《埃菲尔铁塔上的油漆工》《拿着花朵的女孩》等经典照片,是如此令人震撼。《埃菲尔铁塔上的油漆工》乍一看很普通,但照片所折射出来的背景和韵味让人过目不忘。在这张照片上,油漆工摆了一个类似舞者的造型,艺术化地体现出一个普通劳动者内心的乐观。据说当时为了拍摄这张照片,马克·吕布晕头转向差点摔倒,结果却留下了一幅绝世作品。
  《拿着花朵的女孩》拍摄的是马克·吕布在游行队伍中发现的一个孤独的女孩。在背着刺刀的士兵面前,女孩握着一朵鲜花,一脸的童真和无辜,体现着向往和平的强烈心愿。也许,比起她害怕刺刀,那些士兵更害怕她。马克·吕布就是这样,作品不受时间限制,没有偏见和色彩,也从不去分析或判断历史,只是从摄影师的视角去探索这个世界,呈现他所经历的一切。虽然他来自于以纪实摄影闻名的玛格南图片社,但他从不为既定的题目来拍摄,也很少接受委约创作。他的作品也很少表现血腥或是暴力,却总能留给世界一抹惊奇的色彩和印记。
  马克·吕布似乎天生与中国有缘,当他带着相机闯进中国世界后,一下子找到了创作的源泉和冲动。那些鲜活、平淡、真实的凡俗生活琐事让他无比兴奋。马克•吕布曾说:“我热爱东方,远超我们的城市,或者我成长的家乡。我们总是被不同的东西所吸引。”因为这样一种感情,他是玛格南图片社里,唯一用了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报道中国的人。
  事实上,中国摄影逐渐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也与马克·吕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大家都熟知的山西平遥影展就是在他的影响和推动下,不断走向国际大舞台,充分展示着中国崛起的足迹和形象。
为了感激马克·吕布对平遥国际影展的推动和突出贡献,2002年,平遥县委、县政府正式授予马克·吕布“平遥市民荣誉证书”。从此,马克•吕布成了平遥历史上首位外国市民。
  让喜欢马克•吕布的平遥市民备感唏嘘和扼腕的是,2016年的平遥国际影展,他们期盼的这位特殊市民没能到来。一切成为永远的记忆。
  马克·吕布留给平遥影展的是一幅幅珍贵的画作,以及他在影展留言簿上写下的话语:文化无疑是《国际歌》的最佳主题。平遥将使我们怀着同样的情感来交流和对话,我们会发现东西方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遥远。
  聆听这些话语,再看马克·吕布的作品,不经意间会发觉,没有惊天动地,却总能从平实的画面中感受到一丝心灵深处的震撼。在马克·吕布生前22次访问中国的拍摄中,他跑遍了中国沿海的诸多城市,街巷里玩耍的小孩、沿海城市工地上的民工、街边下棋的老人……都成为他镜头里的影像。他让人望尘莫及之处就在于,其作品反映的并不一定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他却总能敏感地捕捉到当地人民精彩的生活画面,特别是通过一些细微的生活细节反映出一些重大和深远的意义。他的这些作品不但构图精彩,而且寓意深刻。
  他总在强调,不要说教,更不要评判,要让街头的陌生人走进你的镜头,因为他们是如此鲜活、平淡而真实,但恰恰这种凡俗生活琐事才最能让人兴奋,也最能打动人的心灵……
  《人民摄影报》原总编辑司苏实评价说,马克的照片对中国人来说十分珍贵,因为它贯穿了新中国几十年的历史进程。马克对中国摄影的感情有着深厚根基。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没有他的声望和号召力,不可能一下子取得那样的成功。
  马克·吕布悄悄地来,静静地走。他留下的珍贵的中国视觉档案,蕴含着他对摄影艺术的精到理解,永远留在华夏大地,一直被人们记住和传扬…… 地来,静静地走。他留下的珍贵的中国视觉档案,蕴含着他对摄影艺术的精到理解,永远留在华夏大地,一直被人们记住和传扬……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