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不能”的案件还能执行吗
 
   
 
   
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法治云南 >> 内容阅读
“执行不能”的案件还能执行吗
来源: 作者:刘 娜 发布时间: 2018年06月13日 09:30:38 文章点击数:

“执行难”是人民法院当前正着力攻克的顽疾。在全省法院不断加大解决“执行难”工作力度的同时,却仍有部分案件不能执行到位,究竟是什么原因?6月11日下午,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了6件“执行不能”典型案例,让全社会正确厘清“执行难”与“执行不能”的界限,让人民群众充分了解执行工作面临的客观现实,清楚地知晓哪些是人民法院职责所在,哪些是商业风险、交易风险所致的“执行不能”。

如何区分“执行难”和“执行不能”

省高院执行局局长刘宗根介绍,“执行难”指的是法院自身仍然存在的执行不力、消极执行或被执行人逃避执行、拒不履行、抗拒执行等情况。而“执行不能”是指被执行人确无财产可供执行,或被执行人的财产客观上无法处置,即使执行法院穷尽一切手段,案件仍无法得到执行的情况。这类案件虽然从形式上表现为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当事人权利未能最终实现,但其本质上,却属于申请执行人需要自行承担的商业风险或交易风险。“如果将其纳入‘执行难’范畴,认为是法院‘执行不力’,难免牵强。”

刘宗根表示,对于这类案件,人民法院同样不会放任不管,一方面,法院将继续推动对“执行不能”案件的化解工作;另一方面,“执行不能”的案件在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之后的5年内,人民法院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通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查询一次被执行人的财产状况。对于符合恢复执行条件的,执行法院将依职权主动恢复执行。如果申请人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随时可以再次申请执行,并且不受申请执行时效期间的限制。

应提高对市场风险的认识

  据最高人民法院统计,全国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大约占到全部执行案件的40%至50%。这类案件反映出,在社会转型期,人民群众对于商业风险、交易风险疏于防范。

“‘执行不能’事实上是人们的行为本身蕴含的交易风险、商业风险和法律风险。”省人大代表、省人大法工委副主任田成有举例:比如民间借贷的案件,申请执行人被人情、被高回报迷惑,出借了资金,却不曾想对方早已命悬一线、债台高筑,这类案件等到诉讼完结,进入执行以后,被执行人往往早已没有了履行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执行部门穷尽查控和执行措施,使出浑身解数,也不可能兑现生效判决。“看似是生效判决变成了法律白条,实际上这样的风险是在申请执行人开始准备出借资金时就客观存在的,而申请执行人自己没有去防范,所以导致最后无法执行。”

“对于‘执行不能’应该构建此类案件的终结或退出机制,提高司法资源的配置效率。”昆明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吴满昌认为,执行工作必须让人有基本的生存权,不能让“执行不能”的被执行人“倾家荡产”,如果“执行不能”的被执行人终其一生都要背负被执行债务,无法通过破产制度对债务进行“清零”,那么很难通过自身的努力来提高其偿债能力。“总的来说,执行涉及到的问题非常复杂,不能将‘执行难’全部推给法院。必须由全社会共同努力,积极构建和完善社会诚信体系,提高对交易风险和市场风险的认识,增强风险防范能力。”

部分典型案例

低保户交通肇事后无力赔偿导致执行不能

  申请执行人某保险公司于2015年7月向开远铁路运输法院起诉称:2013年5月,黄某某无证驾驶云GER519号机动车在泸西县金马镇与行人李某某发生交通事故,导致李某某死亡。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黄某某对本次交通事故负全部责任。由于肇事车辆投保过某保险公司 “交强险”,故该保险公司赔付了李某某家属死亡赔偿金9.2万余元。此后,该保险公司依法向黄某某追偿。法院经审理后判决黄某某向某保险公司返还9.2万余元。双方均未上诉,一审判决发生法律效力。

2017年1月,该保险公司向开远铁路运输法院申请执行。执行法院查明,黄某某名下并无存款、房产等可供执行的财产,曾有两辆摩托车,一辆已报废多年,另一辆在本案事故中损毁,黄某某家居住在农村的自建房(无房产证),家中仅有少量必需的生产生活物资,其妻子双眼残疾,二女儿又患有小儿麻痹症,生活十分拮据,仅能靠领取低保和打零工维系。

走访调查中,执行法院用执法记录仪作了全程记录,并将执行调查过程中的视频资料刻录成光盘交给申请执行人。申请执行人了解到被执行人的经济状况后,对被执行人无履行能力表示谅解。

8000多万元房产卖不掉导致执行不能

  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个旧市某银行与江某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江某用其所有的房产担保,个旧市某银行与红河州某矿冶有限公司自2014年7月23日至2015年7月23日期间签订的借款合同所产生的债权。银行依约为该矿冶公司垫付款共1478.6万余元,江某按约提供了抵押担保。

2015年6月,合同到期后,矿冶公司未还款。银行将该公司及担保人起诉到法院,各方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由矿冶公司于2015年10月20日偿还银行欠款本金款1478.6万余元、利息22.1万余元。如逾期未还,银行对江某的房产处置后享有优先受偿权。2015年10月银行申请执行。执行中,矿冶公司名下并无可供执行的存款、房产、车辆,遂启动对江某名下房产的评估拍卖,该房产评估价值为8179.5万余元。后经拍卖和变卖程序,均无人报名竞买,抵押物一直无法处置变现。

执行法院将处置情况回告申请人,并建议以物抵债,但申请人明确表示以物抵债反令其增加相应税费,不愿接受以物抵债,导致本案执行不能。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