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现在位置: 云南政协新闻网 >> 法治云南 >> 内容阅读
英烈名誉荣誉将获立法保护
来源: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 发布时间: 2018年04月11日 09:23:40 文章点击数:

近日,备受关注的方志敏烈士嫡孙方华清诉徐禄飞、余香艳名誉侵权案,在江西弋阳法院达成诉前调解协议并现场履行。两被告当场就损害方志敏烈士名誉一事诚恳道歉并作出书面致歉声明,原告同意谅解并放弃对两人精神抚慰金赔偿的请求。

有所收敛,但仍时有发生——这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吕景胜对侮辱、诽谤英雄烈士现象的看法。

吕景胜曾对侮辱、诽谤英雄烈士问题作过深入研究,他说,只有进一步完善法律,提高违法成本和代价,才能有效惩治此类恶言丑行。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立新也认为,加强对英烈姓名、名誉、荣誉等的法律保护,对于促进社会尊崇英烈、扬善抑恶、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意义重大。

保护法在制定中
2017年全国两会,有251人次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和群众来信提出,建议通过立法加强英雄烈士保护。

2017年12月2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审议。

该草案规定,公安、文化、新闻出版广电、网信、民政、工商等部门在监管中有保护英烈名誉荣誉职责;网络运营者发现侵害英烈名誉荣誉的网络信息时,负有及时处置义务。建立对侵害英烈名誉荣誉案件公益诉讼制度,检察机关可提起公益诉讼。

在吕景胜看来,当务之急是完善立法,尽快出台英雄烈士保护法。

期待严格依法保护
在业内人士看来,立法完成且颁布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落实。

“英雄烈士保护法出台后,重点在于实施,一定要做到执法必严、违法必究,让这部法律真正实现调整社会生活的功能效果。有关部门要依法履行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职能,社会组织要积极配合,监管体系要落到实处,公民及组织要自觉守法,舆论要宣传新法,构建全社会崇尚英雄烈士的文化氛围,相关监管部门要敢于行政执法,检察院及法院对侵权行为要敢于提起公诉和立案。”吕景胜说。

在今年2月6日召开的山东省检察长会议上,山东省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陈勇表示,今年山东检察机关将探索对侵害英雄烈士名誉案提起公益诉讼。

“对于侵犯英烈名誉权的案件,检察院提起公诉是必要且及时的。目前已发生的关于英雄烈士名誉权的民事诉讼,不足以承载价值观、宪法原则及精神的评判。”吕景胜说,宪法及检察院组织法都赋予检察院公诉权力。检察院介入英雄烈士保护具有极大的国家意义,彰显公权力对国家主流价值观的维护,起到良好的社会示范效应和警示作用。这一做法显然具有推广全国的示范意义。

此外,吕景胜认为,英雄烈士保护法出台后,社会各个方面都要落实好这部法律。比如,网络运营者应依法履行监管职责,“法律出台后,再对侵犯英雄烈士名誉的行为视而不见、坐视不管、消极无为甚至暗中纵容,将依法承担法律责任、受到处罚。”

培育价值观念不可少
然而,立法只是给保护英烈名誉权画上了一条底线,底线之上该怎么办?

“英雄烈士名誉保护的底线是法律,底线之上是社会舆论、道德、文化的引导。”吕景胜说。

在国防大学军队政治工作教研室教授公方彬看来,保护英烈名誉权也未见得完全从法律上来讲,因为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从刚性和柔性两个方面着手。

“刚性就是法律,法律是底线。尊重崇尚英烈,不能只靠法来解决。我们制定法的目的不是惩治,而是用这个底线激励公众往哪儿走,是换一种引领方式。这样而言,无论是引导公众崇尚英烈,还是营造一个良好的社会氛围,都是以法治为底线。不过,我们推崇的,还是依靠价值观念、价值系统来树立以英烈精神为主的信仰信念。”公方彬说,除了教育,还要营造一种比较优良的环境,“因为优良的环境会在不自觉中渗入人的灵魂。所以,从长效机制而言,要靠法的规范,但法不是目的,惩治不是目的,还是要营造一种氛围,进入内心深处”。
             来源:《法制日报》 

 
热点推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04-2017 云南政协新闻网版权所有,本网站上的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社址:昆明市安康路153号  邮编:650032 电话:0871-64174089
    滇ICP备11006793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1-004 设计/制作:云南政协报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096号